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元道先生:通證Token對數字經濟產生了什么樣的推動

從去年的11月份開始,我就開始討論區塊鏈,算下來到今天差不多一共120天,我想借今天這個機會把這120天我們做的事情,從通證派的角度,跟大家簡單做個分享。

都說區塊鏈思維和互聯網思維的區別,互聯網思維是從小到大,簡單、極致、快,區塊鏈是從大到小,慢。

元道先生-通證對數字經濟產生了什么樣的推動

從人類文明的演進開始

在人類文明演進的歷史長河中有兩個事情的誕生有非常重大的意義。

左邊是文字,右邊是貨幣。

首先是文字,最早的文字應該是在公元前三千多年前誕生在中東的兩河流域,是最早的人類文明。

這些文字在傳播文明的過程中作為精神層次的焦點、沉淀、積累和傳播。另外一個層面是物質層面,大家都知道我們的紙幣經歷了包括像貝殼幣、石頭以及中國最早的四川的紙幣(交子)的這些形態。

五千年的歷史不斷演進沉淀到今天成為一個偉大的信息互聯網,它記載,傳播,沉淀了所有跟精神層面和信息相關的這套人類文明,到今天,互聯網也就二十多年的歷史。

如果從這個角度看區塊鏈,看正在開始的價值網絡,我們通證派把它簡稱為價值互鏈網。

“鏈”這個字非常傳神,如果這么看就很容易理解,這兩個網絡是兩個平行的世界,到今天互聯網這二十多年的歷史就已經給了我們這么多美好的享受,今天對于價值互鏈網來說,真的才剛剛開始。

這一頁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們要用這樣的格局去看待這個區塊鏈,它不是一般的技術,它不是一個快速出現的脈沖,它是對人類文明進程會有重大影響的一個發明。

通證的出現對新一代的數字經濟產生了什么樣的推動

我們談通證派,通證派的基礎是通證,但是通證派不是通證,這是一個三位一體的新的世界。我們更關注的是,通證的出現對新一代的數字經濟產生了什么樣的推動。

這“三”是很有意思的數字,三生萬物,我們看到數字法幣的力量,在數字法幣出現之前是十年前的比特幣,以及今天的以太幣。這些幣的存活完全是民間市場的力量推動起來的,并且在政府的推動下此消彼漲,共生共長,這代表主權貨幣開始進入到通證基金的世界。

我們把加密帶代幣定義為基于供應鏈的作品和產物,今天很多出現的數字法幣,以及還在醞釀中的數字法幣基本上都不是以公鏈作為底座,但是這個東西誰能夠保證說一定都是這樣的?

數字法幣和加密代幣之間不會融合和相互滲透嗎?這就是當前的現狀,不代表未來。

我們把通證剝離出來,通證是一個價值符號,今天它既可以長在數字法幣上,也可以長在加密代幣上,它可以是通過一個或者是一組代幣或者數字法幣,作為一組結算貨幣而產生的一個價值符號。

因為今天數字法幣剛剛開始,加密代幣剛剛開始,所以很多時候本來應該是做通證的事,但是證幣沒有分離,本來是做證的事,但是把幣一起做了,所以首先證幣會分離,分離后這三個力量在推動著全球新一代的數字經濟往前邁進,這是從數字經濟的角度來看的。

通證經濟學

回到稍微微觀的層面,如果把這三層用技術層面來解剖,把第一層去掉,第一層Incentive Layer和共識合在一起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比特幣,如果我們把基底層和上面的DI合并,我們看到的是以太幣

從通證來看,我們更希望今天這三層分的干干凈凈,各干各的事,共識把它做成強大的底座,在這個基礎上是它的算法共識,決策共識,市場共識,把共識做透。在中間的激勵這層,就像我們用的關系型數據庫,動作很少,如果這些力量也代表著下一代的公鏈不斷引進的方向。

一開始我就跟大家交流過,我們談通證經濟,但是我們不懂通證經濟學,我們在經濟學上完全是小學生門外漢,我們是技術出身不懂經濟學,我們更多是一個實踐派,寫代碼,做產品,建立系統,然后產生這些社會實踐的成果,我們企圖通過經濟學的理論去尋找它背后的道理。

我們在過去的120天里,最早看到的通證,很多都是跟互聯網的共享經濟連在一起去思考的,可到后來越來越發現,其實實體經濟、小微經濟,甚至農村經濟都與通證有極大的關聯,這越來越引起我們的好奇,也吸引著更多主流的人士,各個市場上技術流派各個應用領域很多人開始加入,這也是我們非常高興看到的。

前面我們談到通證的“通”的核心是流通,我們看到,今天流通好的企業可以享受很多流通的溢價,上市公司的股票在流通,股東可以委托管理層進行管理,可以傳承,這個公司的價值可以用PE來衡量,比很多沒有上市的小微企業享受很多流通的溢價。由于過去流通的科技的限制,使得這種流通要依托于強大的中心化組織,要依托于很多政府的權威才能實現流通,但今天由于IT無所不在,由于IT足夠便宜,這樣的情況使得今天流通不再需要一個中心化的組織,那么今天任何一家企業從他的商業活動的第一天開始,就可以是一個百分百的流通企業,我們就把這樣的公司叫做通證公司。流通本身沒有罪,它是一樣技術性的工作,至于今天流通背后的價格的問題,那是法律層面,各回各的面。

用一個智能手機隨時可以寫文字,發文章,在20年前是無法想象,當時在監管上是不可思議的,今天我們想象如果任何一個企業沒有監管,他的通證可以在全球流通,這是不是很恐怖。其實也沒什么了不起的,該來的都會來,來了以后出現什么問題,我想監管部門有足夠的智慧去面對它。

公鏈

我們要談通證經濟,就必然要談到公鏈,談公鏈就必然要談到比特幣,我們在談這些宏觀的事情之前先談用戶體驗,為什么我覺得今天的我作為一個用戶,任何一個公鏈都還沒有達到我的訴求。今天作為一個用戶,最終我如果能夠發一個證,即使我是賣烤紅薯的,我想把我的品牌留下傳承下來。再今天這樣的一個小微經濟的環境下做的話,這樣的通證我希望就像發微博寫微信那么簡單,即查即用人人都可以發,如此簡單,這個簡單的動作的背后是需要科技的力量,需要工程師的力量,需要產品的力量,需要互聯網思維。

這些都還沒有開始,我們今天的公鏈如果看過去二十年互聯網的成長,確確實實也就是90年代的那些公共基礎設施,也就是14.4K的上網,離今天百兆千兆的WIFI智能手機阿里云都還有非常大的距離,所以我們今天這個體驗是鼓勵我們所有的工程師的信仰,在信仰區塊鏈是我們投身到BTA區塊鏈科技運用的一個非常強大的內在動力。

支撐體驗的是公鏈,這個公鏈跟以前互聯網的那些大網、光纜、大型數據中心有非常大的區別,公鏈是有思想、精神、共識的,它不僅僅是冰冷的機器設備,它里面有語言有文化。所以通證派每次談到比特幣時我都用一句話說“我是忠誠的比特幣價值的信仰者,相信比特幣的精神,不對比特幣的價格進行評論”。

到底什么是公鏈,有四個方面很精辟地描述了,我就不多說了。

通證

探討另外一個問題,任何一個通證可以是一個數字貨幣,一個代幣或者是一組加密代幣。作為結算貨幣的集合,必然會涉及到跨鏈和多鏈的問題,左邊看到的是沙漏型的探討,右邊是我們的想象。

去中心化第一波,Web已死,我第一次就把這個記下來了加了一句話,其實Web死了,互聯網是不可能永生的,只有每個人力量的推動才是互聯網的根本。如果每一個人參與挖礦,人人都能發證,人人都可以參與的事情才是互聯網精神,才是去中心化的一個最基本的一點。

今天我們通證派在看待通證的時候不僅僅是經濟,如果它是一個像互聯網很迷你的這么一個巨大的文明場,我們不能不談技術設施和即將來的5G,我們用SPEAR這個字母代表,分別代表協議,邊緣化的基礎設施,以及代表新的連接,代表即將到來的新的基礎設施革命。

這一段時間大家對臉書數據泄露的事沸沸揚揚,就像比特幣上談的一句話,如果要保持個人財富神圣不可侵犯靠誰都沒有用,靠密碼學,靠自己,靠錢包,最終要捍衛每一個人的數據主權,建立個人的數據中心,要靠一套公共的密碼學基礎設施跟自己的努力來建立起一個新的基礎設施來,這是PDC個人數據中心,一切也是剛剛開始。

每次談區塊鏈1.0、2.0、3.0的時候都會想起我跟清華大學的盧建華(音)院長的談話,他把Cyberspace翻譯成思博空間,思維的博弈空間,互聯網只是Cyberspace里的冰山一角。

今天網絡空間從過去簡單的通訊網絡,到今天IOT的出現,AI的出現,人越來越機器化,機器越來越人化,加上各種無所不在的感知設備,網絡空間已經越來越曲盡于像一個生命體,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單元都開始行為,在這種情況下策略,博弈,結果利益訴求一切都公開攤在桌面上談,我們今天的行為用這個來通證解讀是看到了一點點光。通證經濟是把這些低摩擦的交易成本受益于數字經濟,是推動區塊鏈發展的最重要的核心動力。

發證發幣都會談到這個老爺子,顛覆性的思維背后有邊界,我現在可以想到的邊界,如果說我們抓住兩個東西,KYC,AML,如果這兩條抓住,遠遠不會出漏洞。我們以前用QQ,今天用微信,雖然微信提供了無數的群各種各樣的自媒體的行為,但是只要你是實名認證,最后都不會有大的問題,監管都能接受,我想這是對邊界的探討。

最后簡單綜述一下,通證派從通證開始不局限于通證,通證的起源特別關注的是跟實體經濟有關的通證,今天我們超越通證首先要看到通證背后的一個未來巨大的基礎設施,不管是公鏈下一代的公鏈,去中心化是結果,每一個人參與的力量這種儀式感是推動新一代文明最重要的動力,百鏈齊發,公有鏈很多人說是應用的源頭,我說公有鏈剛剛開始,基礎設施剛剛開始,通證的發行,所有顛覆性的創新背后需要有邊界,邊界我們給出來的界限就是只要守住任何一個創新,守住AML、KYC,那么一切都可以溝通。

推薦閱讀:

孟巖_Token通證經濟模型設計_激勵機制舞弊陷阱_權益性通證+穩定雙層代幣_七個原則,八個陷阱和十一個模板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