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成大事者沒有鄉愁_幣圈老貓_微博@CoinVoice人物

VOICE人物:幣圈老貓沒有鄉愁

文 | 麥克白

校對 | 老貓

成大事者沒有鄉愁_幣圈老貓

94之后云幣網被叫停后。心情釋然的老貓決定去日本尋找內心的自己。

他將自己的人生地圖上的坐標城市,從浮躁的北京移到安靜的東京。我問他什么是浮躁?他指了指周圍吵鬧的客人:“這是北京最好的酒店之一,可看看四圍的人們,全都在熱烈討論如何賺錢,每個人都期待自己是下一個世界首富。”

我又問他什么是安靜:“日本的餐館,你吃碗面都會感受到很真誠的笑容。去了一兩次后老板會高興,有個熟悉的餐廳竟然號稱自己是老貓食堂。”

北京的環境讓你總想做別人,東京的環境讓你想到的是自己。說完后,他舉起無糖可樂喝了一小口。看著杯中的冰塊,沉默了一會。

老貓去日本是做為硬幣資本海外事業部的一粒種子,他在日本會接觸不同圈層的人。有金融圈、衍生證券圈、不動產圈的。大家在交換名片都會保持著刻意的禮節。

但對方事先都會做過調查,老貓:INBlockchain聯合創始人、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EOS超級節點EOSlaomao發起人,曾任云幣網首席運營官,他們也知道老貓在中國的區塊鏈行業絕對有份量。

對弈

日本在二戰時期國運上升,自大的日本人不承認中國人在圍棋上的造詣。1939年至1956年,福建人吳清源在十番棋擂臺擊敗了同時代所有超一流棋手,令當時日本棋壇所有頂尖人物全部降級,創造了圍棋界的“吳清源時代”,被譽為“昭和棋圣”。

--麥克白

從吳清源青年學藝的近江八幡地區,乘火車幾個小時可以到達東京。在綠茵叢叢的東京灣邊上,地標雙子樓Tokyo Towers里有120平方屬于老貓。

老貓少年時,也酷愛圍棋。

“我16歲才學的圍棋,所以現在也是業余初段水平。但是看九段高手和普通人下棋還是一眼就能分辨出來。”老貓覺得自己的人生和圍棋的關系很大,他做的重大決定也和圍棋中的智慧有關。“學習圍棋有一個好處,這一步放下去,如果感覺怎么都是錯的,效率低或者多余,就不要落子,等后面周圍的環境變化了機會也許就來了。”

老貓曾經有一個看的到盡頭的人生。他年輕時在江蘇常州某局當一名普通的職員。

他向我描述自己的生活經歷時輕描淡寫:“不想過一個已經看的到老年生活,能看清楚看到幾年后的生活是很可怕的事情。如果我在那邊,我能想象我二十年后的生活,最多升到副局級,拿著一份看起來不錯的薪水,大概一個月15000。每到逢年過節,會被局里請回去吃一頓慰問餐,平常和幾個老頭下下棋打打牌,就這樣。”

老貓離開常州來到上海,沒有什么留戀,在他的記憶中沒有鄉愁:“可能我會在任何一個城市定居,我對父親說。父親沒覺得有什么意外,他對我的了解,或許超過他自己。在經歷過無數個城市的行走后,故鄉漸漸成了印象,最后成了一張記憶中模糊的相片。我沒有鄉愁,或許,我們這一代人都會沒有鄉愁。”

后來老貓接受媒體采訪時,只說他初期到上海給朋友打工。他那位朋友是一位靠早期房產紅利發了財的年少朋友。“那時,天天帶著個筆記本,記錄下可能有賺錢機會的物業,每天開著車,跑遍全上海的大街小巷,以至于后來在上海開車就不用導航了。”老貓做海漂時30多歲,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常常直面內心的他這樣問自己:“為什么那些看起來比我笨的人,都可以很有錢,我到底哪里有問題?”他也投資股票,老貓把投資當成人生的必修課,研究過巴菲特以及各種所謂投資專家的相關資料,但發現那些理論在中國市場沒啥用。“仔細研究局勢后,我在3800點清空了所有的股票,注銷賬戶,從此徹底告別中國股市。”老貓在上海還做過兩家淘寶天貓店的運營,為以后能快速的區塊鏈行業中崛起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老貓是個理想主義者。在文章《暗夜旅程》中記錄下自己第一次購買比特幣的情景“像一個被遙遠的夢想吸引的孩子,循著那一點點的星光,開始了暗夜的旅程。”2013 年 3 月,老貓在微博上看到導演王小山說起購買比特幣的經歷,這時才醒悟在國內淘寶上就能買到比特幣。就馬上買了20個比特幣,用完了身上當時能花的僅有6000塊錢。然后持續不斷把每個月賺來的錢投進去,只留下少部分的生活開銷,老貓清晰向我描述他這么做的原因。他下這個決定的地方是在他最喜歡的一條街,那時本該欣欣向榮的商業街,一度凋零得只有零星幾個行人。

2014年,老貓創建國內第一個比特幣購物平臺“菠蘿集市”,并因此接受了福布斯雜志的采訪。

“那時候的幣圈很小很小,能搞點事情的人也很少。也就100多人吧,幾乎我都認識。在BTCC的三周年年會上,大家都來了。后來這些人中很多都成了大佬,應該再也沒人請得起了。那次會上我拍賣了個足球,15個比特幣。讓趙東拍去了,現在在他辦公室里放著。”

老貓向我講著棋道里的棄子先爭,我耳中聽到的卻是人生:“刻意的把不重要的子,先棄了。讓別人先吃掉,然后爭的是整盤的先機,進擊后勢。”他還告訴我圍棋就是最好的世界觀。在上海那段時間里老貓一直在做著決擇。2014年,對于老貓還有一件事很重要。在上海他接受了邱亮的邀請做為運營,加入李笑來的貔貅團隊。

硬幣

硬幣的正反面,你會選擇哪一面呢?

2014年2月25日,日本的Mt.Gox(門頭溝)當時世界第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掛出公告暫停交易。第二天官方放出消息:75萬枚比特幣被盜。本來的熊市因為這次更是雪上加了霜。趙東在那場熊市使用杠桿爆了倉。他劫后余生的回憶,如果加上經營礦場的損失,他在當年賠了整整1.5個億。天才少年烤貓在那一年失蹤成謎。楊林科拋售了他手中絕大多數的比特幣。也就是那一年,一個叫長鋏的青年科幻作家獲得了融資,在杭州開了一家公司叫巴比特。詹克團和最早翻譯比特幣白皮書的吳忌寒,搞起了“比特大陸”。

老貓和李笑來見面后,第一個建議是花20萬買個域名,李笑來立刻就打了20萬過來,老貓覺得笑來靠譜,也因此而正式的加入了。也就是同年,貔貅團隊改名云幣團隊,云幣網正式上線。老貓出任云幣CEO。

“在94之前,云幣網的一天凈利潤達到了500萬。摩根大通的代表們來公司考察財務,全部驚呆了。他們來考察是為了估值來的。我們準備要完成一項壯舉,準備在納斯達克完成上市。所有準備都做好了,如果當時我們上市了,也許能改變一些事情。我們想讓世界聽見我們的聲音。”老貓說提起這些顯得淡然多了,輕松多了。

云幣網成為國內第一個上線以太坊并支持兌換的交易所,老貓成了ETH早期價值發現者和布道者。“貓叔是你給他一滴水,他還你一杯水的人。那時他向我們社群的人推薦了以太坊,當時的價格只有300塊錢,我下了重倉去買。后來我在北京買了好多房子。”我這位朋友她顯得有些激動告訴我。

“我能做的還很多,所以覺得我在去年和前年,幫我的社群修正了世界觀和投資觀。他(她)們很多人財富變成了8位數以上。我對這件事很滿意,我不求回報,因為他(她)們在入群的時候,已經給我了幾千塊,而他們得到的,也是因為他們自己的執行力。”

2017年,有兩件事對老貓挺重要。第一件事是發起成立了 ICOINFO,并快速的達到了全球領先的交易額。第二件事是老貓與李笑來聯合建立INB硬幣資本,投資區塊鏈項目超過30家,整體回報超過十倍。

硬幣的背面,支撐著硬幣的正面。事實上,世人總愿意夸大一個硬幣不止一個反面支撐。

“中國人從一生下來那一刻開始,就是超級自戀者,一生下來就是神。我要征服世界,這是人性,自戀這個事兒,太正常啦。如果一個人長大長成大人啦,都成年啦。你還保持一種超級自戀的心態,覺得別人都是錯的,你就是個巨嬰。”說完老貓指了指桌邊,他看了一半的那本巨嬰國。老貓已過知天命的年紀,但肩膀上肌肉結實。他還有戰斗的激情。

2018年,老貓和李笑來出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該基金總規模為100億元人民幣。

老貓雄安基金

“一百億這個數字,不算大,但它的意義很大,表明了國家對區塊鏈行業認可。

老貓那天感覺很踏實,笑的很開心。

EOS

在人類活動某個非凡的階段結束后,在轉型期的末尾,舊的路標已經消失,新的路標尚未被識別,如何明智地導航,穿越忽然變得疏遠陌生的人類社會圖景,讓每個人都異乎尋常地迷茫。

--埃里克·霍布斯鮑姆(英國左翼歷史學家)

我們往往會低估運氣和隨機事件的影響,有些事情本來就是碰運氣,但卻被人們說成是能力。面對不能控制的隨機性,我們唯一能選擇的就是如何應對。所以,遇到好事要盡情享情遇到壞事要勇敢面對。

--塔勒布

老貓的投資邏輯首先是相信幣本位,他在東京有個培訓課。這個課上他主要向大家講了最重要的三點:

  1. 建立判斷投資趨勢的能力。
  2. 全球數字貨幣資產做配置。
  3. 怎樣能富過三代。

老貓非常清楚自己能幫助大家積累財富,是因為區塊鏈行業加速發展。他說:“陽光只照在一棵樹上是不合適的,那就沒有生態,只有生態繁榮,才能有真正的未來。”老貓也非常清楚自己做的事情并不能和巴菲特比,更比不上的橋水基金的達里奧。但他相信達里奧的一句話:“我閱人無數,沒有一個成功人士天賦異稟!”

老貓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培養自己潛意識里的“關鍵時刻的決策力。” 6 月 14 日晚,他認為這是EOS主網上線的時機。

“一開始,三位技術人員在探討如何投票的技術細節,我和李明碩在觀察 EOS 主網投票狀態。我們突然發現主網投票率從 8 個多百分點快速的跳躍到超過了 11 個百分點,這意味著國外社區活躍起來了,我當時的判斷是:EOS 主網被激活的時機已經成熟。”

老貓還判斷當時對各個節點的投票中,可能存在異常的投票行為。他們調查后發現了火幣和ZB的節點有同一個賬戶各投了他們1000萬票,且只投了這兩家,極其詭異。

圖:當時排名第五的火幣節點獲票構成很奇特

“2018 年 6 月 15 日凌晨 1 點 30 分,邱亮說:我準備好了, 出去抽個煙,一會回來。2018年 6 月 15 日凌晨 1 點 40 分,邱亮回來,啟動。投票率瞬間達到 16.9345%,EOS 主網激活! 21 個節點開始輪流出塊,邱亮敲下一行代碼,撤回了給第一名 EOScanadacom 的將近6% 的投票。”

老貓說那晚邱亮其實剛學會怎么投票,正好都用上了。

為什么撤回投票呢?

“EOS我雖然很看好它,它的生態非常棒,但它卻不是區塊鏈里面的全部,只不過我是憑我的判斷,未來相當大的一段時間里,EOS會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影響大到現在所有人都沒有辦法估量而已,以至于現在看起來牛哄哄的事情,將來都是小浪花。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只不過現在那片大海只有盆子那么大。有一個階段,區塊鏈就等于以太坊,未來也許會有一個階段EOS就是區塊鏈。雖然各種爭議,各種詆毀。甚至質疑它是不是中心化的,那些都不重要,哪些是對,哪些是錯。各種利益關系在博弈,交給未來論證吧。”

老貓邱亮等五人撤回了EOS投票,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么做才是最正確的做法,畢竟,親手激活主網才是目的。在餐廳,他們接到了 EOScanada 團隊發來致謝的視頻通訊。

之后的英文社區評論:

只給第一名投票,并瞬間撤回,是非常仁慈的做法!

2018 年 6 月 16日 ,Block.ONE 發出推特,祝賀主網激活成功。

尾聲

如果區塊鏈的海洋中還有未被探知的大陸,那條八桅桿的船就肩負著星辰和遠方。我就是做船長日記本中那一頁紙也愿意,老貓說他想做船上一只貓,在風平浪靜的日子里趴在夾板上睡覺,在電閃雷鳴的夜晚和水手們一起。

老貓到了日本后,按照他的選房邏輯,選了一個他愛的地方。

“在日本我有自己的家,自己的書房,自己完整的世界。家里會收拾的極其干凈,桌上沒有一個多余的東西,每個角落都是干凈的,每一個杯子都用洗碗機洗的干干凈凈。沒有請保姆或者阿姨打掃房間,我喜歡自己打掃,打掃房間的過程很累,但我很享受。”

買房子用的是幾年前買下的比特幣。夜晚,老貓收拾完房間,會倒一杯冰烏龍茶,一個人看著東京灣的夜景、睡覺。

東京灣的夜景

 

成大事者沒有鄉愁。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