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長鋏_區塊鏈論語第九篇_區塊鏈信用_PoW_為什么要挖礦_劉韌

我必須強調“這是我所理解的”,因為現在每個人都在講區塊鏈思維,每個人頭腦中都有自己理解的區塊鏈。我會用幾個典型的問題來引入,為什么說互聯網是區塊鏈的鏡像,它就像互聯網的平行世界。

區塊鏈重構信用體系

區塊鏈的信用和支付寶傳統信用有區別。傳統信用需要基于大數據來判斷;但區塊鏈則不需要,它的評價模型是基于幣天銷毀的。

另外,傳統信用不屬于用戶,局限于平臺內部,而區塊鏈信用的使用范圍是跨平臺、跨時空的。區塊鏈信用有絕對專屬權,這里有兩層含義,一是“信用屬于用戶”,即可自我證明;二是“信用只屬于該用戶”,即防信用欺詐。

信用不應是基于店鋪的,而應是基于人的。且信用其實不是一個人性問題,而是一個數學問題。

未來的信用社會,或許不是馬云提出的傳統信用社會,而是基于區塊鏈構建的信用社會。

區塊鏈PoW共識機制

PoW機制雖然很好,但是會造成造成巨大的能源和硬件浪費,所以我們還是要提出AI PoW創新的共識算法。比特幣的礦機是做哈希運算,哈希應用范圍太窄,除了參與PoW共識幾乎沒有其它用處。當礦機被淘汰或者閑置時,它可以說是一堆廢鐵。比特幣全網算力可能有幾千P,阿里云才1P,可是這幾千P完全不能產生阿里云1P的社會效應和社會價值,這確實是一個痛點。

POW安全性

POW安全性是一個數學問題,可以把它看作為擁有無窮信用的督徒破產問題。

P是等于城市礦工制造下一個區塊的概率,Q是攻擊者制造出下一個區塊的概率,Qr=攻擊者最終追上z個區塊的差距。如果是6個區塊鏈確認之后,它追上的可能性會極具下降,幾乎等于0。

這就是在比特幣早期為什么社區會建議6個區塊確認之后,交易可認為是絕對安全,這是6的來歷。但P和全網算力都是在不停的變化當中,所以到現在來說交易所一個確認,也可以認為交易就安全了。

區塊鏈去中心

去中心化是動態的,這是一個過程,而非結果。PoW機制是一CPU一票,它的共識過程是自由平等分散的,可能因市場競爭造成專業分工的集中;

但DPoS的授信投票和PoS的幣天投票是一IP一票,雖然看似在空間上是分散的,但共識過程卻是一致行動人,是集中的。這就使得在安全性方面,前者(PoW)是數學問題,交易不可逆轉,數據不可篡改;而后者變成是人性問題,交易可逆轉,數據可回滾。

貨幣的形態

如果未來星際航行,我們和外星人會選擇什么貨幣進行交易?肯定不會是美元,也不會是黃金,因為黃金在宇宙中的分布是不均勻的,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數字貨幣。通過這個假設就很容易想明白,貨幣的終極形態是基于數學的,貨幣是一種記賬方式。

算法

假設有一個水池,中間用隔板隔開,左邊是區塊鏈的算力池,右邊是人工智能的算力池,左邊的水位比右邊高。Tensority算法的提出,相當于在隔板上鉆了個洞,使兩邊水位相平,兩個池實際上已合二為一。因為區塊鏈與人工智能其實是在做同一種高密集的基礎運算,即張量計算,這大大降低了區塊鏈的共識成本,又為人工智能這個藍海市場注入了大量廉價算力。這是個雙贏的局面。

公鏈開發

區塊鏈,尤其是公鏈,公鏈的開發主體往往是基金、社區這樣的組織,松散型的,它是非營利機構。軟件確實需要不斷的迭代升級,以保障它在技術上的領先性。區塊鏈的協議往往是非常的穩定,因為你要修改它的協議需要全網共識通過,但這是非常困難的。區塊鏈是一臺啟動后便不可停機的信用機器。

區塊鏈為什么需要挖礦?

這個問題的難度和我們怎樣在現實中制造出一模一樣的東西是同一個問題。如果我們能夠在現實世界中制造出一模一樣的東西,這個問題其實可以轉述為我們可以在現實中制造出完美晶體。如果能夠制造出完美晶體,當然可以復制一模一樣的東西。但是熱力學第三定律告訴我們,你要制造出完美晶體就需要逼近絕對零度,要逼近絕對零度就需要投入巨量能源消耗。反過來,我們如果要在數字世界中實現競爭性資源,也需要投入巨量的能源消耗。你投入的計算力消耗或者能源消耗越高,安全的壁壘就越高,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說比特幣的區塊鏈是最安全的區塊鏈原因所在。

現在世界沒有東西是重復的或完全相同的,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而在數字世界一切都可復制,數字世界都是非競爭性資源。

挖礦可以說是輿論的焦點,很多人都在想這是不是造成了巨大的能源消耗,我們是不是可以發明一種新的方法,避免這種能源消耗。有技術背景的朋友,我推薦大家去讀這樣一篇文章,是由Google一位工程師所寫的,《最小可行區塊鏈原理》,他用倒推法的方式來解釋為什么需要投入計算,為什么POW機制已經是一種最小可行的區塊鏈方案。我用非技術背景的邏輯來解釋,為什么計算在區塊鏈中非常的重要。

比特世界與原子世界

這張表格,其實現實世界和數字世界,現實世界也可以叫做原子世界,數字世界也可以叫做比特世界或者互聯網。其實它們之間是存在一這鏡像關系,在現實世界中事物都是隨機性的。在數字世界,事物都是偽隨機性的。在現實中天底下是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在數字世界一切東西皆可復制。我們說現實中的資源往往都是一種競爭性資源,所謂競爭性資源,就是一項事物我所占有,別人就不能再擁有。

在數字世界,事物都是非競爭性資源。比如一個文檔,我傳給別人,并不能像現實中我傳一本書給別人一樣,這兩個過程是完全不一樣的。因為我傳一個文檔給別人,我的電腦里還保存這個文檔無窮多的副本。在數字世界,所有的東西都是一種非競爭性資源。在現實世界中往往是相爭的,走向無序,走向混亂。在數字世界是負熵,信息大爆炸。現實世界中事物往往遵循正態分布,就像人的身高體重,不會拉得很大,而是一種中性曲線的分布。在數字世界事物往往遵循冪律分布,馬太效應加長尾效應。

我們看,為什么印刷機的誕生這么偉大,這么有意義呢。其實是因為過去我們的知識和信息都是一種競爭性資源,都是手抄本。就像《圣經》,《秘笈》,那時候知識傳播都是靠這種競爭性資源轉移而傳播。印刷機誕生之后,人類第一次可以把這種知識和信息轉化為可大規模復制,或者說復制的邊際成本幾乎等于零的非競爭性資源。那么互聯網顯然就是印刷機的加強版,反過來同樣可以解釋為什么比特幣的誕生這么偉大。這是因為在數字世界,我們要實現這種競爭性資源的轉移也非常的困難。

為什么過去加密貨幣的先驅嘗試建立一個數字貨幣后來都失敗了,包括大衛喬姆、戴維這樣的人都失敗了。因為他們沒有找到一種方法來實現競爭性資源的轉移。

最后一點,回到剛才的問題,為什么要投入計算。

這個問題同樣可以這樣來問,在現實中我們是不是復制一模一樣的東西非常困難。要復制一模一樣的東西,這個東西可以轉述為在現實中要制造出完美晶體非常困難。如果你能夠制造出完美晶體,那意味著你可以操縱晶格中每一個原子,那當然可以復制一模一樣的東西。但熱力學第三定律告訴我們,你要制造出完美晶體需要逼近絕對零度,要逼近絕對零度就需要投入巨量的能源消耗。反過來通過這種對比思維,我們要在數字世界中實現資源的不可復制,同樣也需要投入巨大的能源消耗,這種能源消耗是建立在計算之上。

接下來我要談談“不可能三角”理論,講的是安全、效率、去中心化,三者之間不可共存,只能取其二。

不可能三角理論
這個圖把去中心化改成了平等共識,因為去中心化這個詞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分布式賬本,其實去中心化和分布式賬本沒有本質的關聯。

我們看現在區塊鏈的領域已經分解為兩條路線,一條路線就是追求著安全和效率。現在的POS、DPOS、DAG、PBFT都在走這樣一條路線,非計算性,它們不存在計算資源的消耗。另外一條路線是POW機制,還有巴比特所做的比原鏈,所提出的共識機制都是走的平等共識路線。

這兩條路線有什么區別呢,我個人認為安全和效率這條路線只能叫做廣義區塊鏈,或者分布式賬本技術,因為它不再具有交易的不可逆轉性。交易的不可逆轉性為什么那么重要呢,接下來會在下面環節做一些解釋。

區塊鏈與互聯網

區塊鏈與互聯網互成鏡像。“比特幣會不會被競爭者所取代”的問題是典型的互聯網思維。區塊鏈不應被視為軟件,而是一種協議,做區塊鏈底層價值協議更有價值。

幣無成本,是帳非鏈。

2009年是區塊鏈1.0階段,2017年是區塊鏈2.0階段,而2020年的時候會進入到區塊鏈的第三個階段,就是通過智能合約來發行實體資產或者說來幫助現實中的真實資產上鏈,區塊鏈最終還是要脫虛向實,服務于實體經濟。

比特幣會不會被競爭者所取代

這個問題非常的經典,在五年前我就看到有人在問,五年后他還在問這樣的問題。這個問題其實就是一個典型的互聯網思維,也就是古典的思維。為什么呢,互聯網思維是這樣的,在互聯網早期,我們看到瀏覽器之爭,早期的王者被后來的IE所取代。歷史上這樣的取而代之層出不窮,所以你憑什么認為比特幣這樣的事物不會被新的技術,更先進的數字貨幣所取代呢。

區塊鏈不應該被視著一種軟件,它是一種協議,這就是它們本質的區別。首先互聯網的項目往往是一種軟件,軟件需要通過不停的申請專利來構建自己的壁壘,構建自己的護城河。區塊鏈的話,它是一種協議,協議是一種標準,開源共享,歡迎大家來copy它的代碼。希望越來越多的人,越來越多的公司,越來越多的機構來使用它的代碼。

從開發主體上來說,軟件的開發主體是公司,公司是營利組織。區塊鏈,尤其是公鏈,公鏈的開發主體往往是基金、社區這樣的組織,松散型的,它是非營利機構。軟件確實需要不斷的迭代升級,以保障它在技術上的領先性。區塊鏈的協議往往是非常的穩定,因為你要修改它的協議需要全網共識通過,但這是非常困難的。軟件是可以停機的,可以停止維護更新的,區塊鏈是一臺啟動后便不可停機的信用機器。通過這樣對比的思維,我們就可以回答剛剛提出的問題。

為什么做區塊鏈底層協議更具有價值

這個問題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大家會發現現在做區塊鏈的開發,或者技術負責人,他往往不再自稱CTO了,一般都自稱首席科學家了。這也反映一個事實,那些開發底層協議的現在已經站在臺面上,風水輪流轉。

從價值的角度來說,互聯網項目一般做應用層面的是占據著絕大多數價值。開發協議層的這些其實沒有商業收入,很多都是開源組織通過捐贈來維持項目的運行。區塊鏈項目這樣的價值分配,可能做協議層掌握著核心的價值。為什么呢,是因為核心開發者掌握著代幣的絕對分配權,所以它的價值變得很大。

傳統的商業模式往往是通過提升生產效率來獲取更多的利潤,區塊鏈不一樣,它是天然的內置一套代幣激勵系統,所以它天然自帶社區、用戶或者礦工,以及開發者這樣的社群,每一個人都參與它的維護,它的交易打包,或者代碼的更新。最近有一條新聞說IBM區塊鏈開發團隊有1千人的規模,看起來是很大。但是對區塊鏈公鏈項目來說,它的開發者或者測試者遠遠不止1千人的規模,因為它有大量外部開發者和測試者。可能每一位用戶,每一位礦工都是它的測試者。

區塊鏈解決了共識問題,但沒有解決信任問題

有篇很火的文章,阿里曾鳴先生的結論:因為區塊鏈是一種技術創新,信任問題是人性問題,技術創新是沒辦法解決人性問題的。看起來很有道理。但是我對這個觀點持保留態度,為什么呢,因為這個問題同樣轉化為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區塊鏈的交易和支付寶的交易有什么不一樣。如果你能回答這樣一個問題,你就能回答上面一個問題。

有什么不一樣呢,最大的不一樣就是幣天。幣天是區塊鏈中一個字段,顧名思義,它等于幣×天。假設一筆交易發生了100個幣,而這100個幣在錢包里躺了一個月,在這筆交易中就銷毀了100×1月的幣天,其實我們看幣天就是時間戳。顯然傳統的第三方支付都不具有這樣的字段,即便他在數據庫中寫入這樣的字段也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他們的服務器都是中心化的服務器,不同的數據庫字段無法保持時間戳的同步性。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鏈上交易,交易總的發生金額是120個比特幣。除了這120個比特幣之外,還有8.89的平臺銷毀也同時記錄在區塊鏈上。幣天這個字段為什么這么重要,首先我們看傳統的信用評價模型,它往往是一種累加的模式。支付寶或者淘寶、京東都是這樣的模式,這是一個簡化版的模型。就是當你獲得一個差評的話,你的信用就減一分。你獲得一個好評就加一分,如果是中評的話就不增不減。

這個模型存在什么問題呢,問題就是它把交易視作等價交易。視作等價交易本身沒有什么錯,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它不防刷。假設我有兩個帳戶,由于交易成本幾乎等于零,理論上我可以用同一筆錢在兩個帳戶之間刷出無窮大的信用,這也是為什么不管是微信還是支付寶,它們都有非常龐大的防作弊團隊。它無法從根本上杜絕兩種職業的存在,一個是刷客,就是給自己刷好評。另外就是差評師,給別人刷差評。

我們看如果把“幣天”銷毀引入到信用評價模型之后會發生什么,這個模型就多了一個幣天銷毀,我們把幣天銷毀作為信用評價的因子。這樣一來的話,我們發現刷信用行為居然不再成立了,這是為什么呢?還是以100個幣為例,假設第一筆交易,同樣是從A帳戶到B帳戶轉了100個幣。這100個幣在錢包里躺了一個月,在第一筆交易中就銷毀了100×1月的幣天。而且這兩個帳戶都是我的帳戶,都是我的兩個地址。

反過來我要刷信用的話,把這100個幣拆分成A帳戶打回到B帳戶,雖然賬面上還是100個幣,但由于幣天已經銷毀了,交易的間隔非常短,所以第二筆交易的幣天很小。因為幣×天,天很小。第二筆交易的幣天銷毀也很小,哪怕你給自己一個好評,對自己的信用也沒有太多的影響。第三筆、第四筆、第五筆,同樣,不管進行多少筆,信用評價都刷不上去,這就是刷好評不再存在的原因。

同樣刷差評也是不再存在,淘寶上刷差評通過小額交易給人家一個差評,敲詐對方。但是在這里由于你要跟人家發生交易的話,需要跟人家有金額的轉移。通過小額交易,幣很小,你對對方的差評幾乎不會對它的信用不會構成影響。

區塊鏈上“幣天”的引入意味著什么呢,有點類似于發現交易熱力學箭頭。同樣一筆交易從A帳戶到B帳戶,再從B帳戶到A帳戶,這兩個過程不再相等,不再等效。雖然幣是相等的,但對應的幣天不相等,基于這樣的特性可以構建一個不可刷的信用評價體系。我個人認為信用的話其實還是一個數學問題,不再是人性問題。因為為什么呢,越在這樣的交易過程中不再區分一筆交易是真實交易和作弊交易,也不存在中心化的權威可以宣布凍結你的帳戶,你可以去刷。但通過數學上的統計,你會發現刷信用行為和真實交易,它在數學上分布不一樣,所以信用本質上還是一個數學問題。

第二是評價模型,這是基于幣天銷毀。

第三是所有權,區塊鏈的信用是基于私鑰的,意味著用戶擁有對信用的絕對專屬權。

傳統的信用,顯然我們的信用并不屬于自己,而是屬于這些平臺。適用范圍,區塊鏈的交易意味著你通過私鑰可以登錄任何平臺,假如將來區塊鏈支付得到普及的話,意味著你可以通過私鑰登錄任何電商平臺、打車平臺、外賣平臺,所以它具有跨平臺性。傳統信用,當然它只能局限于平臺內部,巨頭不會開放它的數據給別的平臺用。

最后,跨時空性,這個也是很好理解。

未來的交易會是怎樣的

這個問題是我第一次來講,同樣也是曾明老師的一篇文章,他提出在傳統的交易信任是缺失的。他舉了一個例子,原始部落在進行物資交換的時候,往往要先交換酋長,互相質押才能夠交易。交易完之后,你再釋放酋長,這也是所謂的雙向質押模式,這個模式在現實經濟中也非常常見。意味著我們在交易過程中往往是缺少信任的,信任缺失的根源是什么呢,可以總結為三點:

非及時性

交易往往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交錢和交貨這個行為時空上不統一,交貨可能是線下,交錢可能是線上,所以才需要擔保。支付寶一開始也是通過第三方的擔保,把第三方支付做起來。鏈上交易是及時性的,時空上是統一的。可能就有同學要質疑了,因為鏈上的交易也是一樣的,你把幣打給對方,不意味著你要收到對方給你的實物或者貨物,或者資產。這個質疑忽略了一點,其實在未來這些現實中所有的資產都可能會上鏈,意味著它上鏈之后跟你所支付的錢,USBT,或者央行的法幣沒有本質的區別,所以它們都是區塊鏈上的資產。

非切割性

現實中以物易物顯然是非常不方便,所以才會有錢的誕生。黃金就是切割性非常好,它在幾千年前被大量的普及。區塊鏈上的交易天然具有切割性,理論上可以無限切分下去。

交易對手的誠信

我們怎么信任一個不認識的人呢,現實中往往都需要權威機構的仲裁。但我剛剛也解釋了,區塊鏈的交易真的不需要認識對方。如果一個人跟你交易,你查詢他的歷史地址上的交易,發現地址上的幣天積累,幣天銷毀積累非常之多的話,其實你就可以相信這樣一個人,因為這樣的歷史記錄是刷不出來的。

我所設想的,如果將來區塊鏈交易得到普及的話,我們可能會進入到一個理想的信用社會。什么叫理想的信用社會,這有點像是游戲中的人物一樣。游戲中的人物就是每個人的頭上,可能就會顯示他的血槽、魔法值。將來如果所有交易都是鏈上交易的話,理論上也是可以實現這樣一個場景,每個人都可以選擇顯示向對方證明自己賬上的金額,賬上的財富,賬上的資產,也可以向對方證明自己的信用。

我們也提出一種新的鏈上交易可能形式,比原鏈,最近所提出的一種交易形式。在這個交易中發生了什么,因為甲帳戶有資產ABC,乙帳戶有DE。交易之后,甲帳戶的資產A少了一部分,轉給了乙帳戶,乙帳戶的資產D轉移給了甲帳戶。這樣一個過程完全都是及時性的,因為都需要線上線下端私鑰簽名才能夠完成,所以它是及時性的,時空上是統一的,不存在一手交錢一手交資產這樣的割裂。

為什么呢?因為整個過程中完全沒有錢的介入,資產本身可以無限切割,它不需要錢。當然也可能有錢,因為資產A可能就是錢,比如說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可能就是區塊鏈上的一個資產,比如現在很流行的USBT就是區塊鏈的智能合約。所以,將來區塊鏈資產交易會變得非常靈活,資產B可能就是股權了。資產C就是收益權,資產D可能是債權,它完全可以跨場景,跨資產類別的交易,而且它們可以互相信任,不需要第三方的介入。

最后基于這樣的區塊鏈思維對將來區塊鏈的發展做一個簡單的預測,資產進化三階段,我在很多大會上都分享了。其實我們很可能會躍進到資產區塊鏈化的時代,我們現在正處于資產證券化的時代。在證券化之前還有資產權益化的時代,資產權益化就是對資產進行確權。確權以后就可以整體轉讓,可以把它形象的比喻為資產的固態階段。當我們把資產證券化以后,資產就變得可拆分、轉讓,它的流動性更強了。所以可以把它比喻成資產的液態階段。資產的液態有它的問題,液態是需要容器的,這個容器就是資產的平臺。它是不能跨平臺自由流動,所以它的流動性還是有一定問題。

如果把資產上鏈以后,那就完全是一種氣態了,可以彌漫在整個空間。它可無限拆分轉讓,也不再受限于平臺。一個資產就可以像現在的比特幣一樣,從這個交易所體現出來充值到另外一個交易所。交易行為也可以發生在咖啡館里兩個人面對面交易,也有可能發生在千里之外,因為場外交易,所以資產的交易會變得非常靈活,就像是一種氣態。

全球資產的規模,這個圖要更新了,現在比特幣的資產規模已經往前又排了很多名。總體來說,比特幣的資產規模越來越大,這也是第一個問題,我們能回答第一個問題就能解釋這樣的趨勢。雖然比特幣的市值越來越大,它在區塊鏈資產中所占的比例卻是不斷下降的,這也是大家很好理解的,就是現在通過區塊鏈發行的虛擬資產規模越來越大。

我們認為很可能到2020年,或者更晚一點,會進入第三個階段。前面09年是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階段;在去年以以太坊為代表的,通過區塊鏈發行虛擬資產的階段,在2017年達到了鼎盛。將來的話,我們預測在2020年左右通過區塊鏈登記發行實體資產的規模也將越來越大。

長鋏,巴比特創始人/CEO,知名科幻作家,區塊鏈理論研究者,區塊鏈“不可能三角”理念提出者,出版有國內第一本比特幣專著《比特幣:一個真實而虛幻的金融世界》、《區塊鏈:從數字貨幣到信用社會》以及科幻小說集《星際掠食》等,曾獲2006、2007、2008中國科幻小說最高獎“銀河獎”。

來源:巴比特

作者:長鋏

版權:本文由作者長鋏授權劉韌刊發

長鋏_區塊鏈論語第九篇_區塊鏈信用_PoW_為什么要挖礦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