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美國陷阱》法國阿爾斯通高管皮耶魯齊_長臂管轄華為孟晚舟_美國司法部的起訴勝率高達98.5%@深圳寧南山

法國阿爾斯通高管皮耶魯齊寫的《美國陷阱》,里面披露了很多東西:

美國司法部的起訴勝率高達98.5%,那么為什么會有如此驚人的勝率呢?

一個是辯訴交易,也就是檢察官會利用美國法律的繁雜性,以大量罪名起訴被告,在皮耶魯齊的案件里面,美國檢察官就以10項罪名起訴,合計的刑期高達125年,給被告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而皮耶魯齊只要認罪,那么一切順利的話,只會有一項罪名成立(腐敗同謀罪),刑期最多5年。

那么能不能不認罪呢?當然可以,但是后果就是高昂的專業辯護律師費用,在皮耶魯齊的案件里面,其辯護律師告訴他,美國檢察官搜集了其14年來的所有郵件記錄,以及通過無間道手段獲得的錄音音頻,各種物證高達150萬件,專業律師全部分析完需要3年以及幾百萬美元。而阿爾斯通公司也比較操蛋,給皮耶魯齊的條件是,如果勝訴就支付辯護律師費用,如果敗訴則由皮耶魯齊本人承擔,造成其進退兩難。

所以美國90%的案件的被告都會放棄申辯直接認罪。

而量刑的寬松度之大,也超出他的想象,

在懷亞特監獄里面和皮耶魯齊關系最好的一個囚犯,外號叫做運輸機,美國檢察官第一次提議監禁27年,要求他認罪,他拒絕了;

于是在關押1年之后,經過漫長的心理折磨,美國檢察官第二次提議他認罪,條件是監禁14年;

在這之后繼續漫長的監禁了一年,檢察官第三次提議他認罪,只要在認罪書上簽字,檢察官承諾起訴書上的建議刑期不超過7年,于是他簽字認罪,最終實際判了5年。

美國的法官一般都會按照檢察官建議的刑期量刑。

在“運輸機”這個例子里面,美國檢方一開始提出的高額要價,然后通過在監獄漫長的等待折磨(通常長達幾年)考驗被告的心理,然后不斷放寬認罪條件,最終迫使被告屈服。

高大98.5%的起訴有罪率,大大的超過其他國家的水平,

這里面一定有很多人其實是可以無罪的,但是美國檢察官都會強烈的傾向證明其有罪。

那么為什么美國的司法體系會如此強烈的逼迫被告認罪呢?

以皮耶魯齊的案件為例,只要認罪,美國司法部就可以獲得阿爾斯通的高額罰款,以及完成背后的美國通用公司對阿爾斯通的收購交易。

另外在皮耶魯齊關押的這個懷亞特監獄,居然是一個私人監獄,是一家需要盈利的企業,從香皂,牙膏,毛巾到塑料水杯,都需要付錢,看電視圖像免費,但是沒有聲音,如果要聽聲音,就需要在監獄的商店購買耳機或者收音機。

青撲落:南山驚訝于美國把監獄承包給私人。這沒什么驚訝的。美國還有監獄上市的呢,美股代碼GEO,還是連鎖監獄集團。大家一搜便知。

監獄可以獲得美國政府的補貼,同時大批的罪犯成為了監獄的盈利來源。監獄背后的資本家和美國的檢察官們有沒有利益關系?簡直不太敢想。

美國人的長臂管轄

《反海外腐敗法》讓美國政府自認為可以追訴任何一家公司,只要用美元計價簽訂合同,或者僅僅通過設在美國的服務器(例如谷歌的gmail或者微軟的郵箱)收發,存儲(甚至只是過境)郵件,就都能被美國管轄。

同時美國司法部的罰款標準,對于外國公司明顯的高于美國本土企業,1977-2014年,《反海外腐敗法》只有30%的調查是針對非美國公司,但是支付的罰款總額占到了67%,也即是說,外國公司支付的罰款平均金額是美國本土公司的四倍以上。

在26個罰款超過1億美元的企業里面,有21家是外國企業。

去年中興事件,就有人拿出波音等美國企業曾經被美國政府罰款的例子(圖一),顯示美國執法的公正性,其實從大數據來看,并不是這樣,明顯的內外有別。

例如同樣是違反美帝出口禁令,2016年中興第一次被罰,因為出口民用產品交了9億美元罰款,而波音是出口了敏感涉及軍用的產品,最終罰款金額為6.15億美元。

而2018年中興的第二次被罰,則是根本沒有出口任何東西到伊朗,因為給涉事員工發了年終獎,被美方認為違反了協議并且涉嫌欺詐,其實這是雙方對協議理解的不一致造成的,中興并沒有違反協議的故意,結果就罰了14億美元。

和美國檢察官對自然人的起訴類似,對企業的訴訟也是采取同樣的手段,一旦懷疑企業行賄,就會和涉案企業的首席執行官取得聯系,一個選擇是認罪繳納罰款,99%的企業都會選擇這條路,一個選擇是企業反抗走訴訟(在皮耶魯齊研究的幾百個案件中,只有2個企業選擇抗訴),但是這樣風險很高。

更為有趣的是,在皮耶魯齊的研究里面,美國司法部對于美國本土企業的反腐敗訴訟,大部分時候是發生在該美國企業已經在海外被其他國家起訴之后,

這個時候美國司法部出面對該美國企業進行訴訟,隨后宣布收回“調查權”,由美國法院對該美國公司的情況進行處理,這樣就可以減少該美國企業在海外被訴訟造成的經濟損失。

實際上司法部對本國企業的起訴,反而成為了保護本國企業免遭外國高額罰款的手段。

另外一個是:

在美國司法部對全球企業的起訴案例里面,一旦企業認罪,美國司法部在99.9%的情況下不到10天就發出罰款通知。

而阿爾斯通進行認罪談判并達成協議后,美國司法部卻拖到法國政府、當事公司均通過通用電氣并購手續才開出罰單。

這不得不猜測為美國司法部把罰款金額作為一張牌,如果被通用收購那么就可以減少罰款金額,如果不批準被收購就開出高價罰單獲取利潤。

更為重要的是,阿爾斯通與美國司法部談判時,通用電氣的人居然一起參與。

皮耶魯齊認為“美國司法部不是獨立的,而是處于強大的美國跨國公司的控制之下”

書中認為,2013年的棱鏡門事件是個轉折點,因為全世界發現,所有的美國公司,包括谷歌,臉書,微軟,雅虎,美國在線和蘋果等,全部在為美國政府分享信息。

看完以上的部分,我有一些想法,

如果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那么將會極為不利。

孟晚舟最新進展

以皮耶魯齊為例,一個跨國公司高管,在懷亞特監獄里面住的是4人監獄,跟一個越南罪犯和一個大塊頭黑人罪犯關押在一起,幸而兩個獄友并不變態和暴力。

但是其他人未必有那么幸運,皮耶魯齊一開始在監獄的公共浴室洗澡,就被人警告必須穿短褲和拖鞋,一方面是為了衛生,一方面是為了避免性侵。

美國方面可以通過各種手段進行心理和生理折磨,逼迫人認罪,這是一種煎熬。

另外就是,抗訴的成本會非常高,起訴罪名動輒就是數十項,每一項要自證清白面臨極高的時間和資金成本,而一旦抗訴失敗,將會面臨海量罪名羅織下的漫長刑期,因此必須要阻止被引渡到美國,美國的司法體系設計就對被告極為不利,尤其是對弱者,可以說是任人宰割。

另外就是,罰款已經成了美國執法部門的重要收入來源,2017年的財富世界五百強,全世界每年凈利潤超過10億美元的公司只有320家,也就是即使是世界500強,也有180家凈利潤達不到10億美元的門檻。

我們參考下,光是中興2018年就總共交了14億美元的罰款。

對谷歌之類的美國互聯網企業退出中國要有更多角度的認識。

中國國內一直有強大的聲音認為完全是中國政府的問題,是控制言論。

關于言論方面,我自己深有體會,我認為其實可以更開放,就不展開講,然而言論這只是事情的其中一面,還有另外一面。

不管是從2013年的棱鏡門事件,還是2019年發生的華為斷供事件,都可以看出,不管是提供情報給美國政府,還是對華為的元器件斷供,美國企業執行美國政府的法律是非常堅決的,響應速度非常快,完全的執行美國的長臂管轄。

也即是說,他們認同在中國的分支企業也必須接受美國法律的管轄。

而在中國,中國政府是堅決不接受和承認美國的長臂管轄權的,而是要求在華美系企業按照中國政府和法律的要求接受監管,以保證國家安全,這樣中美兩國的法律就出現了沖突

最為簡單的,如果美國政府要求中國谷歌共享信息,按照美國法律谷歌是應該要提供的,按照中國法律谷歌中國把信息提供給美國則是違法的。

而美系谷歌等企業選擇遵從美國法律,不愿意接受中國政府的監管,退出中國市場,是其自主選擇行為。

還有人夸獎谷歌不作惡,總不能說提供信息給美國政府就不作惡,提供信息給中國政府就是作惡,這就是雙重標準行為了。

這方面中國其實已經比美國更加寬容了,畢竟谷歌曾經長期在中國是可用的,而華為在美國從來就沒有被允許大規模應用,即使華為愿意保證不向中國政府提供情報支持。。

目前谷歌對華為的全球暫停服務事件,華為聲明是在中國不受影響,因為中國市場并不使用谷歌的地圖,郵箱,youtube等各種生態。

如果當年谷歌繼續在中國提供各種服務,旗下生態成為中國的主流,今天谷歌中國必然也會接受美國政府的長臂管轄,對華為暫停服務,那么對華為的打擊就大的多了。

當年中國政府的堅決行為,反而在今天保護了中國頂尖企業,這恐怕也是沒有想到的。

推薦閱讀:華為怎么了?任正非語錄


微博@深圳寧南山


微博評論:

愛悅之陳:老美通過開放部分言論自由并為民主奠定法律和民意基礎,再通過文化輸出部分經典案例來顯示自己的正義公平。可是大部分真正的財閥,權貴的案例卻是諱莫如深。開放言論自由其實對于大部分民眾來說并不會改變到權貴的利益,還能滿足民眾逞一時口舌之快。相比較國內壓抑的言論環境,老美這一招還是高明的。


《美國陷阱》法國阿爾斯通高管皮耶魯齊_長臂管轄華為孟晚舟_美國司法部的起訴勝率高達98.5%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 注册送彩金的app彩票 女孩子多学一门什么技能可以赚钱 果掌门赚钱么 八戒红包能赚钱吗 un时时彩计划软件 u购彩安卓 井通钱包赚钱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代理什么快递好赚钱吗 在线刮刮乐微信 江苏7位数怎么看中奖 神龙娱乐平台骗局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还不粘人的老妖精 秒速时时彩哪个平台好 优质短视频 赚钱 福建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