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中美貿易戰辯論_美國對華政策大辯論_中美主播辯論_他談笑風生(接受美國CBS記者華萊士專訪)_現在的美國人太傲慢了!

19年前一場真正的中美間大辯論,他談笑風生··· ,19年前一場真正的中美間大辯論,他談笑風生··

新華社的文字記錄:

華萊士應該是屬于老派的美國人,有點理想主義,所以可以和他講道理。

以前的美國人要和蘇聯斗,內心還有些顧忌。

現在美國人太傲慢了。

中美貿易戰辯論-華萊士

中美主播辯論

江澤民主席接受美國CBS記者華萊士專訪(全文)
(新華社)

據中央電視臺報道2000年8月15日下午,江澤民主席在北戴河接受了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主持人麥克-華萊士的專訪,就中美關系、中國國內問題等回答了他的提問,闡述了中國在這些問題上的原則立場和方針政策。

江澤民:首先,我想用英語說幾句,時光飛逝,我們首次見面是在1986年,那時我是上海市長,我希望能通過你的節目,轉達我對美國人民最良好的祝愿。

麥克-華萊士:您是否可以用簡單的幾句話概括一下中美關系的現狀?

江澤民:我認為中美關系總的來講是好的,當然這中間就像自然界的現象一樣:風風雨雨,有的時候多云,有的時候甚至還烏云密布,但是有的時候多云轉晴。我認為現在快到下一個世紀了,大家都有一種良好的愿望使得我們兩國關系,向一種建設性的戰略伙伴關系前進。

麥克-華萊士:戈爾和小布什必有其一在您還在擔任主席期間成為美國總統,如果他們正在看這個節目,您想跟他們談談您對美中關系會怎樣發展的看法嗎?

江澤民:對于兩黨的宣傳與競選綱領,我都看了,但我沒有你們自己了解得深。但是有一點,我相信,任何一個候選人當選以后,從整個世界的戰略利益考慮,都應該進一步改進中美的友好關系。有人也跟我講,你不要去相信某某所講的對華不友好的東西,因為那是在競選期間講的,將來真正當選以后對中國都是友好的。我但愿如此。

麥克-華萊士:最近,中國一家報紙把美國描繪成是世界和平的威脅。您真的認為美國對世界和平構成威脅了嗎?

江澤民:我今天與你交談,我很希望給美國人民一個信息,促進我們相互之間的友誼與了解。所以,我不喜歡用太多的很嚴厲的字眼來進行交談。剛才我講得很清楚,你們經濟那么發達,你們的科學技術力量那么發達,所以你們有一種比較高的優勢地位,往往表現的態度可能不能夠對其他的所有的國家采取一種非常平等的地位。我們很坦誠地講,美國由于經濟力量、科技力量比較發達,往往恐怕把自己估計得太高。我的意思是,美國當政的恐怕還是有這種霸權主義、強權政治的色彩。

麥克-華萊士:你是否指美國看不起中國?我們在亞洲的地位是否太顯耀?

江澤民:我也不是單單說你們單純的對中國,中國是一個有五千年歷史文化的國家,而且我們有12億多人口,中國已經通過這20多年的改革開放,有了相當的經濟基礎,所以恐怕你們還不太敢小看中國。

麥克-華萊士:您到今天是否還認為美國是有意地轟炸了中國在貝爾格萊德的使館?

江澤民:我只能反過來對你講,美國是擁有高度技術的國家,所以至今為止,美國的一些解釋認為是“誤炸”,還是難以令人信服。

麥克-華萊士:美國轟炸中國駐南聯盟使館有什么好處呢?

江澤民:那是一個問題,為什么美國的技術這么高度發達,你們的軍事指揮系統又是那么先進,你們有先進的無線電通訊設備,而我們大使館的標志又是那么清楚,為什么最后得出這樣的結果,這仍是一個疑問。但是我們還是采取向前看的態度,使得我們中美兩國共同進入二十一世紀。

麥克-華萊士:中央情報局和五角大樓是會犯錯誤的,愚蠢的錯誤。這僅僅是誤炸,美國人對此毫不懷疑。我們為何要炸中國使館呢?

江澤民:克林頓好多次對我表示道歉。但是,我對克林頓講過多次,當時,南斯拉夫使館被炸以后,我們12億多人怒吼起來了。雖然我們人口這么多,但是我們人的生命、每個人的生命還是非常寶貴的,有3個人犧牲了,所以我對他講,我們把12億多人怒吼的情緒引導到一個理智的軌道上去,談何容易。主要是因為你是代表美國人的,我是代表中國人的,恐怕我們在這個問題的認識上要達到完全一樣是很不容易的。

麥克-華萊士:如果美國發展國家導彈防御系統,中國是否以研制更多的導彈來作出反應?

江澤民:我們反對你們搞國家導彈防御系統,反對搞戰區導彈防御系統,這個態度是很鮮明的。中國考慮的就是我們絕不會使我們國家的安全利益受到損害。對中國來講,我們增加我們的國防力量,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們對美國一定要搞國家導彈防御系統,要搞戰區導彈防御系統,我們認為,這對整個世界和平是很不利的,因為這在世界上造成了一種氣氛,使人們感覺到不是大家都在從事和平與發展的共同事業。這非常自然地會使我們感到是一種威脅。

麥克-華萊士:如果美國堅持搞國家導彈防御系統、戰區導彈防御系統,中國會增加核力量嗎?

江澤民:我們是有核武器的國家,五個常任理事國中我們也是有核武器的。但是我們始終把核武器維持在最低的數量,同時我們宣布我們絕對不第一個使用核武器。

麥克-華萊士:您剛才講,希望能改善美中關系,那么您想怎樣來改善與美國的關系呢?

江澤民:我想在這一點上最主要的就是我們希望領導人之間要有一個登高望遠的觀點。1993年,我與克林頓見面,我就講了中國的詩句:“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這就是登高望遠。戈爾來的時候,我也跟他講了我們宋朝宰相王安石的一首詩,“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

麥克-華萊士:鄧小平曾對您講,“我希望您是這個領導班子的核心”,您當時的答復是:我覺得如履薄冰。您當時肯定是在考慮自己是否做好了挑起這副擔子的準備?

江澤民:今天我可以給你坦率地講,我從上海市委書記到北京來的,我絲毫沒有這個準備來當全中國的領導人,我是希望能夠考慮比我更能干更合適的人。最后,我們的鄧小平等老一輩的領導人認為我是合適的,同時我是經過中央委員會的正式選舉產生的。最后,我只能是“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了。

麥克-華萊士:您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如人們所說的“綿里藏針”,它是您成功的秘訣嗎?

江澤民:在中國,“綿里藏針”是一種非常正面的表揚的話,對我們以前的領導人,對鄧小平有過這樣的評價,我不敢和他相比。但是我可以講一句,我這個人的性格還是比較果斷的,這是肯定的。我當總 shu 記到現在11年過去了,我始終抱著一個信念:我始終要為我們的國家、為我們的祖國盡力地做好工作。我的辛勤努力可能得到如你所說的這樣的評價。

麥克-華萊士:您現在掌握著13億人的命脈,或者說世界上五分之一人的命脈,那很不得了。

江澤民:我們大概每一天有5萬多新的嬰兒出生,一年近2000萬人,而且這是在嚴格的計劃生育的條件下還有這么大的增長率。所以我確實經常考慮怎么使得我們12億多人生活得幸福,水平不斷地提高,很難吶。

麥克-華萊士:中國的國家領導人是怎么產生的呢?

江澤民:美國的選舉制度和中國的選舉制度不完全相同。因為我們整個的歷史傳統、文化水平、經濟發展水平、普遍的教育水平不完全一樣,所以每個國家的選舉制度要根據它自己的情況確定。我們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不錯的,但是我們從法律上來講,共產黨只是建議,最后由人民代表大會來決定。所有的國務院的領導和所有部長,通通都是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的,日常事務由國務院負責。共產黨內權力最高的是代表大會,代表大會選出中央委員會,中央委員會選出政治局。我們政治局常委每個星期都要開會,完全是在民主的氣氛當中,而且我們經常與所有的民主黨派的領導要協商國家大事。

麥克-華萊士:美國,通過幾個黨派競爭,代表大多數人利益,為什么這種事在中國就是不可想象的呢?

江澤民:你們的眾議院議員以及參議院議員很多次問我這樣的問題,我都給他們做了詳細的回答。首先,中國不是一個共產黨,還有八個民主黨派,你們的議員就說誰是反對黨?我說,沒有。我說你為什么說一定要有反對黨,說明你沒有很好地讀中國的歷史,你完全用美國的價值觀念運用到全世界,想象整個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應該按照美國的這種政治制度去行事,這是非常不夠明智的。很坦率地講,我們雙方在價值觀念上確實還有很大的不同。美國人往往用你們的邏輯思維去推斷其他國家的政治、其他國家的各種情況。我們的價值觀里一直崇尚有一個很好的集體,相互協作。我們中國共產黨的宗旨就是為人民服務,我們在為人民服務的過程中要取得人民的信任。新中國建立以后經過幾十年的奮斗,也經過一段曲折的道路,但是鄧小平確定的開放政策非常成功,我們現在叫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但是,西方往往希望我們變成資本主義,那個世界就太單調了,我認為世界應該是豐富多彩的。我們要學習所有西方先進的思想、文化,包括科學技術、經濟的經驗。當然,這必須跟我國的國情相結合。正是由于遵循這個原則,我們這幾十年取得了比較大的成績。

麥克-華萊士:您曾講過新聞應該是黨的喉舌,您和毛澤東都曾講過新聞報紙應該由政治家來管理。

江澤民:我想不管哪個國家哪個黨派,都有它的新聞出版物宣傳它們的主張,我們所有的全國的各種電視臺大概有兩千多家,而且我們的地方報紙有兩千多種、我們的雜志有八千多種、我們每年出版的新的書籍十萬多種。毛澤東在文化藝術領域,他也主張“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當然,我們在一定的歷史時期里也有過“左”的錯誤,但是我認為,我們現在是尊重這個方針的。

麥克-華萊士:四年前,您曾經到中國很重要的一家報紙《人民日報》,您對他們說,即使是一篇文章,哪怕一句話講錯了都可能會造成國內的政治不穩定。新聞就有這么大的力量?

江澤民:四年前我去過人民日報社,但是好像我的原話并不一定是這樣講的。我只是說明這么一個問題,就是這么大一個國家,我們有12億多人,新聞的導向確實是很重要的,不管對中國的新聞界以及包括西方的新聞界,我都認為有一點很重要,我尊重所有的新聞界他們自己的看法和意見,但是事實不能扭曲。中國的新聞,特別是我們的《人民日報》,老百姓非常重視。如果它把某一個事實報道錯誤了,人們會信以為真。不像你們那兒,反正隨便報,那就跟我們的情況不一樣,你們報道一個新聞就是不符合事實,也無所謂。比如說,我現在還在北戴河與你談話,但是我已經看到了海外的報紙說我已經到了大連了。如果真實的話,我們今天不可能在這里談話。

麥克-華萊士:您現在肩上擔負的很重要的職責之一就是中央軍委主席。您對軍隊非常嚴格,是不是這樣?

江澤民:我到現在為止,不知不覺地已經干了將近11年的軍委。我自己認為我在軍隊里還是為大家所信任的,因為不需要我去打槍,也不需要我去開飛機,我應該說是作戰略的決定。

麥克-華萊士:兩年以前,您讓軍隊退出生產經營,為什么要作出這一決定?

江澤民:我認為部隊經商是一個腐蝕劑。歷史經驗,任何一個國家如果軍隊經商以后,沒有一個不腐敗的,最后必然是渙散了軍隊的軍心。

麥克-華萊士:您提到了腐敗這個問題。

江澤民:我到中央工作,當時鄧小平告訴我們,很重要的一個任務,首先是抓反腐敗。腐敗,它是一個歷史的現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但是對于我們來講,我們的態度一直是堅決反對它,一直到現在為止,我還繼續在抓這個問題。我認為,腐敗對我們來講,在某些方面非常嚴重,我非常仇恨它,但是要想一下子一個早晨把它都解決,看來也是很困難。我認為反腐敗只能用法治的辦法,用輿論的辦法、教育的辦法逐步地把它解決。

麥克-華萊士:中國為什么要封掉一些網站呢?你們擔心人們從網上獲悉一點什么情況?

江澤民:這個問題,實際上剛才我對你談新聞自由時已經談起過,但現在我想對于因特網,我們也希望通過因特網學到許多有益的知識,但是也要看到因特網上也有許多不健康的東西,特別是“黃賭毒”,這對我們的青年一代是十分有害的。這一點我們要有選擇性,正如美國同樣有選擇性。一句話,是希望從因特網中接收有益于中國發展的信息,不管是文化的、經濟的,各方面的。但是我們希望盡可能地限制一些不利于我們的。我想應該承認一條,你們在這方面的技術水平比我們要高得多,我不是指先進的技術設備,我是指你們的媒體在新聞選擇方面,你們的要求也很高的,比如你們能不能如實地報道中國的情況。

麥克-華萊士:我們可以試試,可以試試。

江澤民:在事實上很難。

麥克-華萊士:四年之前,您曾召集一些學者和歷史學家在北戴河開會討論有關道德的問題,這也是我們在西方所面臨的問題。

江澤民:其實這個題目我們經常研究,不管哪一個國家,好幾千年以來,特別是在中國,因為歷史比較悠久,對于精神的文明一直是非常重要的。對于道德的高尚一直是非常重視的,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要人們致富,允許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后達到共同富裕。“致富光榮”并不是資本主義。我今年在廣東給他們講,你們現在比起中國其他的地方,比西部的省市要富了,但是要“致富思源、富而思進”,不能停滯不前。我想物質豐富,道德、精神墮落,這是我們所有國家領導人都應該共同對待的問題。

麥克-華萊士:您本人曾要求人們抵制西方腐朽思想的影響,您說的腐朽的東西到底指的是什么?

江澤民:美國的領導人,包括原來的總統布什、卡特,也包括現在的總統克林頓,我們也都非常擔心,青年一代的道德領域受到這種墮落的影響。

麥克-華萊士:你認為美國比中國腐朽嗎?我們在向你們出口腐朽嗎?

江澤民:應該這么說,由于我們雙方國家的歷史傳統、生活習慣、宗教信仰等許多東西不一樣,也可能你們認為不是頹廢的,但是到中國來就是頹廢了。所以我們必須有一定的選擇性,我想很坦誠地給你們講這一點。

麥克-華萊士:在您接過第一把手職務的時候,您是否會說上帝保佑我能勝任,對于您來說,您的上帝是誰?

江澤民:我并不信任上帝,我是無神論者,所以我也并沒有一定要叫“我的上帝!”但我認為,我要依靠全體人民對我工作的支持。


微博@風云學會陳經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 卖卷肉饼赚钱不 我想赚钱心太急 赚钱手游大全 比较好赚钱的公司 手机充电线批发赚钱吗 买彩票的方式赚钱 竹制品加工厂赚钱吗 有什么免费送东西赚钱的项目 去韩国代购买什么赚钱吗 种车前草能赚钱吗 便宜的自助餐怎么赚钱 大数据行业靠什么赚钱 现在前20个最赚钱的行业排名 方寸号好赚钱吗 剑三pve可以赚钱吗 出国赚钱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