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千與千尋含義隱喻_宮崎駿作品偉大的一面@羊廷牧_不知不覺似水流年_木魚微劇場_木魚水心

很多人把《千與千尋》僅僅看做是一個溫情的成長故事,而沒有注意到它其中充斥著對日本社會、歷史以及西方文明與自然關系等豐富的隱喻。

不了解這些隱喻,可能會誤讀很多片中的信息,也無法感受到這部作品偉大的一面。

我們先從一處明顯的設定矛盾入手:

  1. 一座幾乎純日式的湯屋城堡,為什么它的頂層——也是權力的頂層 湯婆婆的住處——居然是 “西式裝修” ?
  2. 這樣“日西并置”的設定在視覺上是不成一套的,明顯是有意為之。在象征技巧里,這類明顯矛盾之處往往就是作者建構符號系統的主軸。
  3. 湯婆婆本身會變成鷹,在城堡的上空盤旋。千尋父親在進入隧道前也說,這是泡沫經濟時期留下來的建筑。

這些線索都非常清楚地表明,湯屋城堡就是整個日本的隱喻,在片子上映的2001年,日本經歷了泡沫經濟之后“失去的十年”,而它頂層是由美國在控制的。

而【湯婆婆】就是以美國(鷹)為首的當代西方政治文明。

湯屋城堡可謂是全片最清晰、最核心的結構性隱喻,也是理解其它隱喻的入口。

下面再簡單聊一些在這個大結構下的其它隱喻:

無臉男

這是現代西方文明勾起日本/人類自身 貪婪和物欲 的象征。一開始它不能說話(無法在社會發聲),后來通過吃掉他人而獲得說話的能力。準確的說,這不是無臉男吃了民眾,而是民眾化身成了貪婪。它瘋狂地膨脹、吞噬,不斷變出金子,最后又統統化歸泥土,明顯是日本泡沫經濟從各項經濟指標一路飛揚,到最后破裂崩盤的整個歷程。

白龍

很多人被他漂亮的臉以及對千尋的溫柔所蒙蔽了。跳出千尋的視角客觀地看,他是為了學習“魔法”才來到湯婆婆處,成為了湯婆婆的幫兇,后面還會去偷錢婆婆的印章。

這里的魔法是什么?是西方文明的科技和制度。

白龍代表著日本/人類學習西方文明里先進和技術發展的一面(或許也可以看成社會上的精英階層)。它自身并非邪惡,但卻會被商人和政治所利用,有時成為惡的幫兇。

到了片子最后,他才知道自己的本名,終究回歸了“自然”。

那為什么白龍的本名要設計為一條河流呢?

也許這是對戰后東京大量填埋河道的歷史進行某種指涉。東京的前身江戶,是一個擁有著大量水道的城市。到了日本戰后五六十年代的高速發展期,水道大都被填成了現代車道。現今車水馬龍的馬路和電車,還有多少人記得此處曾經是河流?這也是忘記了“原本名字”的具體例子。

順便說,“東京逝去的河道”這個主題,在押井守的《機動警察2-東京保衛戰》里也有涉及到。

片子前半段中,白龍對睡著的千尋說,自己在城堡外等她。千尋跑出城堡,在橋上卻首先遇到的是無臉男。這可謂是西方文明一體兩面的生動表達,就看你會選擇哪一面。

至于千尋與白龍的愛,也是宮崎駿對新生代人類與自然之愛的某種期望(當然,也只能是期望)。

錢婆婆

象征著工業時代早期的西方文明,是日本明治維新時期對西方文明的美好記憶,也是宮崎駿非常喜歡的文明形態。

錢婆婆和湯婆婆是雙胞胎,這和“白龍-無臉男”這一結構有異曲同工的對應之處。

千尋去找錢婆婆時,海上列車和車站上有很多軍人和亡靈的形象,這是在不斷回溯歷史,穿越戰爭,回到戰前,重新面對明治維新時期的西方文明品質。也是到了這里,錢婆婆說湯婆婆(被資本主義不斷異化后的西方文明)只是為了錢。

海上列車一段很多人都喜歡,它有一種道不清的沉靜的美,因為它承載的其實是一種回溯日本民族百年歷史的復雜情感。

湯婆婆的孫子

視覺上很明顯,就是在當代西方文明孕育大的巨嬰,對自然和外界充滿無知和恐懼,覺得外面都是病菌。

鍋爐爺爺

少數看透真相的智者。他們在社會(城堡)的底層,從未在上面花花世界露面,卻默默地支撐著整個社會的運轉。

片名logo前的路牌

在出片名logo前有一個全景鏡頭,千尋一家駕車右轉開上一個分岔路口,分岔路口上的路牌寫著“21國道”。21國道,就是“21世紀日本的國家道路”的隱喻,它出在片名之前,可見宮崎駿對這部作品所賦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好作品的隱喻總是有含混性和多義性的,絕非只有我解讀的這些——隱喻更多是藝術感受性的,而非理論機械性的。只不過多個隱喻形成一個符號體系后,它們之間的所指就會被各自牽制,呈現出一些主要含義。這也是作者的底層感知和敘事建構的路徑之一。

《千與千尋》做得美,情感打動人,這是它被人喜愛、商業成功的理由。

而它復雜的符號隱喻體系和多層次的表達,才是它偉大的理由——奧斯卡就不說了,金熊獎可不是這么好拿的。


提到的隱喻只是為了讓大家了解《千尋》想探討的議題,而宮崎駿對該議題的態度和思索還得看角色們的行為和結局,這會導向宮崎駿(乃至日本人)本身的曖昧性。

價值觀的曖昧是他大多數作品里男主的特點,如果沒有信念堅定的女主,男主就會含糊地接受了這個世界。

微博@羊廷牧評論:

亞壬:東歐劇變,特別是南聯盟解體很大地改變了之后的宮崎駿作品對人類整體的看法。在《天空之城》時期好壞的對立非常明確,相對溫和地拋棄壞的部分留下好的部分,充滿了理想主義色彩。但是東歐劇變后呈現在《風之谷》漫畫里是一種完全地狂怒,結局里不需要完美秩序的率領,唾棄完美的人類的存在。

亞壬:在那之后,無論是《幽靈公主》的鐵礦民還是《千與千尋》里的澡堂工人就變得比以前作品里的更立體了。



千與千尋隱喻_作品偉大的一面_不知不覺似水流年_木魚微劇場_木魚水心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