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傅獻農:IPFS協議替代HTTP協議_與FileCoin競爭,我們也不怕_先給數據確權,才能實現數據共享,最后才能實現真實有用的人工智能。

對話時間:7月1日20:00~10:00

對話時間:7月1日20:00~10:00

微信社群:ZG.com媒體伙伴群

對話嘉賓:

傅獻農:去中心化分布式存儲平臺FileStorm創始人兼CEO,墨客區塊鏈(MOAC)首席產品官。清華大學學士學位和美國佐治亞州大學計算機碩士學位,擁有超過20年的IT行業經驗,10年美國銀行任職經驗。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商業智能和企業級軟件架構。

陳建美:ZG.com第九“區”發起人、ZG.com高級商務經理。

打工可以換工作,創業一定要有責任感

采訪者:擁有北京清華大學學士學位和美國佐治亞州大學計算機碩士學位,擁有超過20年的IT行業經驗,你也是一個創業老兵了,好奇想問一下您今年多大啦?哈哈哈。看了你的主要研究方向,我非常驚訝,包括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商業智能,和企業級軟件架構。這些領域的難度毋庸置疑,而且每個領域都是新興產業,都很新。那么,你是不是對新技術有著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呢?是什么在驅使著你研究著一項又一項的新技術?另外,你為什么會選擇深耕區塊鏈并成為一個創業者。

傅獻農:我是一個70后,雖然我長得跟個“小鮮肉”一樣,其實我是老臘肉了。所以,20多年的IT經驗可不是吹的。

我從清華畢業后就到美國留學。

正趕上互聯網爆發的年代,所以就改學計算機,成為了一個IT男。早期做過程序員,架構師,在美國銀行做到數據分析部門主管,算是進入了數據行業,并且開始研究大數據。在美國銀行呆了10年,有點膩,就出來創業開公司,做的是大數據咨詢。做得還行,但是不算太賺錢,于是把公司賣給了合伙人。之后回到一家叫Trace3的美國公司,繼續做咨詢。這家公司接觸到很多新技術新領域,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等等,而且服務了很多國際知名企業如波音,豐田等等。

我天生喜歡鉆研新東西。

小時候拆鬧鐘,拆小汽車。做了IT行業更是對新技術都會研究。我在上一家咨詢公司工作的時候,其實做得非常開心。經常研究新技術,為企業提供技術規劃方案,是我喜歡做的事情,但是,一見區塊鏈“誤”終身。

接觸到了區塊鏈后,我看到了這個新興行業強大的能量,我覺得我能在這個行業創造更大的價值,所以決定投身進來。我2018年初加入墨客,成為墨客區塊鏈的架構師,協助實現墨客子鏈,并且開發了IPFS存儲鏈。然后現在我們把這個項目獨立出來進行推廣,這就是FileStorm的由來。

回到關于我是否對新技術有著與生俱來的好奇心的問題。是的,世界是豐富多彩的。對世界充滿好奇,能讓人活得更有趣,活得更充實,活得越像“小鮮肉”。

陳建美:能一直保持對世界,新事物充滿好奇心的,都了不起。另外,在美國銀行呆了10年,有點膩就出來創業開公司。你會不會在區塊鏈待10年后也會覺得膩?

傅獻農:也許會。 但是打工可以隨便換。創業不行,一定要有責任感。

5年,得到主流企業的認可

陳建美:據了解,世面上做分布式存儲的項目也不少,包括Storj、Siacoin、Maidsafe 及基于IPFS的明星項目Filecoin。請問一下,FileStorm與他們的主要區別是什么,有何不同點。根據創立FileStorm的初衷,對于這個項目,未來5年、10年、30年,你的夢想是做成什么樣,可否分別描述一下這個藍圖?另外,據FileStorm白皮書所說,挖礦將于30年后結束,那30年后如何維持節點的運轉呢?

傅獻農:每一個被人看好的行業都會有很多的競爭對手,分布式存儲行業現在這么火,有很多類似項目是正常的。我們FileStorm跟其他項目的主要不同,就是我們是為商業應用服務的。而且我們產品的推出,是符合商業軟件開發的流程和方式的。

Storj出來得最早,接入的礦機很多,但是被使用的存儲很少。Siacoin和Maidsafe,都是在區塊鏈上實現的,可是都是為了做一個區塊鏈項目而做的,沒有應用推廣的規劃。

FileCoin就更不用說了,至今還沒有上線。我們是在區塊鏈上實現的分布式存儲平臺,而且已經上線,現在我們在對接應用,把存儲做得更完善。甚至包括我們的通證設計里面,也有對應用的獎勵,這是別的區塊鏈項目不具備的。

我們希望5年內實現讓主流企業認可我們的平臺。10年將成為行業里數一數二的云存儲服務商。(也許到那個時候,都不叫云存儲了,因為數據存儲就在我們的身邊,我們沉浸在數據的海洋里。也許會有更酷的科技名詞來形容這種存儲方式)。

30年后,我們設計的FST挖礦就結束了。我們希望到那時候,經濟閉環已經實現。FST在市場上流通,企業和個人用它來支付存儲,礦工就靠用戶支付的費用就可以得到足夠的收益。我們FileStorm就可以完美運轉,自我調節,如日升日落一樣天經地義。

陳建美:甚至包括我們的通證設計里面,也有對應用的獎勵,這是別的區塊鏈項目不具備的。給別的應用提供存儲資源空間,不收費嗎?

傅獻農:我們發行的20億通證里有5%是給應用的。因為我們知道一個平臺的早期推廣是有成本的。我們希望把這些通證獎勵給在我們平臺上做應用的開發團隊。讓他們帶來數據和流量。交易即挖礦。不是免費,要達到一定流量要求就有減免。

陳建美:“30年后,我們設計的FST挖礦就結束了。我們希望到那時候,經濟閉環已經實現”。30年才能實現經濟閉環?回答一下哈。

傅獻農:FST挖礦設計的是30年挖完,四年減半。這個跟比特幣類似。只不過比特幣是設計的100年。100年后,挖礦就不再有獎勵。礦工的收益來自于交易的燃料費。我們堅信我們的FST只需要30年就能夠成為一個實用流行的存儲幣。30年后,存儲礦工靠存儲燃料就足夠了。剛才說得不嚴謹,經濟閉環6月1日就實現了。

世界,中心化與去中心化共存

陳建美:HTTP是互聯網時代的一大發明,加速互聯網的發展,很多人說過,IPFS協議在未來的目標是要取代HTTP協議。我先打個比方,比如我做了一份很有價值的數據,只想把它放到自己的中心服務器上賣錢,而不想放到去中心化服務器上共享,那么從這個角度出發HTTP就有它存在的價值。不知道你有沒有理解我的意思,我覺得如果未來IPFS能成功被廣泛應用,那世界應該是IPFS與HTTP兩者共存的形態,而不是誰取代誰,不知道你是否贊同我,我想聽聽你在這塊的看法。

傅獻農:我基本認同您的觀點。IPFS協議替代HTTP協議的這個說法,我覺得是早期開發IPFS協議的人的一個商業推廣的說法而已。

沒有顛覆性的協議是很難吸引到眼球的。那IPFS已經很知名的今天,我們要回過頭來教育市場,HTTP也是可以跟IPFS共存的。這個世界不會絕對的區分出中心化或者去中心化,兩種方式是一定可以共存的。

陳建美:未來是中心化與去中心化共存的世界,陰陽平衡才健康。你覺得IPFS要與HTTP抗衡,也就是達到商業應用的平衡,需要多少時間,你在這塊最專業。

傅獻農:我覺得很快了。也許就在3年之內,就會看到很多顛覆性的應用在分布式存儲平臺上實現。

超級節點出塊,存儲節點接入設備

陳建美:FileStorm與墨客區塊鏈及IPFS的關系都很大,問一個問題。看了FileStorm的白皮書,也看了很多資料,對FileStorm仍然有一些疑惑的地方,希望得到你的解答。

首先FileStorm是墨客區塊鏈的一個子鏈,是一個分布式存儲系統,有出塊節點和存儲節點,出塊節點以超級節點的方式及dpos共識機制輪流打包。那么我有些疑惑,出塊節點和存儲節點因采用不同的共識機制,所以它們是分別使用不同的鏈?那么,為什么一定需要出塊的超級節點,直接在存儲節點上添加激勵共識算法,讓它也具備打包的功能是否可以?我比較好學,所以這個疑惑還是希望得到你的完美回答。

傅獻農:FileStorm現在就是一條鏈。

這條鏈是由出塊節點通過dPOS共識機制來輪流出塊打包。存儲節點,從嚴格的意義上講他不是鏈上的一個節點。它更像是一個個的DAPP。它們通過發交易到區塊鏈上,對文件進行復制證明。然后得到區塊鏈給出的獎勵。為什么不讓存儲節點參與打包,因為我們將來會有上百萬的存儲設備接入FileStorm,如果都是節點,這條區塊鏈,在現在的技術之下,性能會是非常低下的。dPOS共識可以提高區塊鏈性能,這是被包括EOS在內的很多公鏈驗證過的。所以我們設計了這個超級節點出塊的共識方式。將來為了提高性能和安全性,我們也許會嘗試多用幾條鏈,但是這個改動還只是在概念驗證階段。

陳建美:感謝解惑,超級節點也是21個點嗎?

傅獻農:是的

李陽:未來幾條鏈的狀態會不會運用到跨鏈技術呢。

傅獻農:對,如果要使用多鏈就必須要用到跨鏈技術。當然因為都是我們自己在開發的鏈,跨鏈不會太難。我們也期待將來跟其他的項目實現跨鏈。

陳建美:目前跨鏈技術發展到什么程度了?請您通俗的講一下吧。

傅獻農:還在概念驗證階段,這不是FileStorm項目的主要研究方向,所以我們會對Cosmos和Pokadot的技術進行研究,希望將來能用比較流行的方式來實現跨鏈。

就算是與FileCoin競爭,我們也不怕

陳建美:在了解星際風暴(filestorm)之前,我很早就聽過IPFS協議及Filecoin。Filecoin底層需要倚靠IPFS推動,它本質上是IPFS的激勵層,至今主網尚未上線。通過了解,星際風暴(filestorm)采用的兩種技術:IPFS協議與墨客區塊鏈,它本質是墨客區塊鏈上的一條子鏈+IPFS協議。可以說,就像ICO代幣非常依賴于以太坊一樣,Filestorm非常依賴于墨客區塊鏈,那么我想問的是,如果墨客區塊鏈失敗了是不是意味著Filestorm也失敗了?另外,我一直在想,當未來Filecoin主網上線以后,它會不會成為filestorm最強勁的競爭對手,兩者之間是怎樣的一種關系?請你解惑一下。

傅獻農:FileStorm是使用的墨客區塊鏈,FileStorm的代幣發行在墨客主鏈上,然后合約和交易跑在自己的子鏈上。但是,如果墨客區塊鏈失敗這種極其不可能的事情發生,FileStorm還是可以繼續運轉。因為FileStorm子鏈上也是有自己的原聲幣種COIN。它跟FST是一一對應的。另外,FileStorm和墨客一直在繼續完善子鏈技術。讓子鏈變得更獨立,安全性更高。本人現在還一直擔任墨客的首席產品官。通過從FileStorm這個產品上得到的經驗來優化墨客區塊鏈。所以,我是不會讓FileStorm或者墨客的任何一個項目失敗的。

FileCoin主網上線,是否會成為FileStorm的競爭對手,答案是一定會的。它是一個明星項目,一定會吸引很多礦工,也會吸引很多開發團隊為他們做應用。但是軟件開發不是說明星就一定能做得更好。還是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才能做成。我們上線以后趟過的這些坑,FileCoin也一定要趟。等他們追上來,我們又跑得更遠了。所以我們不怕競爭。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數據市場有一個巨大的增量市場。5G時代來臨,全球的數據量會成指數級增長,機會是大大的。將來,我們所有做分布式存儲的項目,可能都會成功。我們應該一起攜手,去跟傳統的亞馬遜云和阿里云競爭。

陳建美:就像任正非創立華為的時候說的:只能成功!創業者的心聲。另外,亞馬遜云和阿里云,看到你這么說后,不知道怕不怕。

傅獻農:讓他們顫抖去吧!(笑)

李陽:恰好AWS亞馬遜云和阿里云都有認識的朋友,方便我轉發給他們看看嗎(笑)

傅獻農:發!

陳建美:勇氣可嘉!

檢測一個代幣是否有有實用性,四個步驟

陳建美:我翻看了你的微博及簡書上的大部分信息,基本都是技術相關,覺得你這個人比較務實,想問一個行業的問題。區塊鏈的核心價值在于建立一套信任機制,但如今很多人卻把它當作一個發幣工具,濫發代幣。你要說他這個幣沒價值?他會跟你說資產上鏈,我們的幣可是實實在在對應著實體資產的。但大家都知道資產上鏈的難點在于確權的問題,如果能夠解決實體上鏈確權的問題,那萬物上鏈的時代可就真的到來了。所以我想問一下,在目前沒有資產上鏈確權的標準之下,那些喊著對應某個實體所發的區塊鏈代幣是不是空氣幣呢?談一下你的看法。

傅獻農:我先說一下我經常會在外面宣講的一個話題:區塊鏈項目必須為商業應用服務。所以,檢驗一個項目是否是空氣幣,很簡單,就看它是否有實用性,而不是簡單的把一個現實生活中的資產用通證的方式去表現。怎么看一個項目是否有實用性,很簡單,看如下幾點:

  1. 是否把技術落地成產品或平臺。
  2. 是否有一個能夠盈利的應用場景。
  3. 是否賦予通證使用價值。實現經濟閉環。
  4. 能否解決通證的股權屬性和交易屬性之間的矛盾。

能做到這四點,就一定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區塊鏈項目。

如果只是把資產發一個幣,卻有不能把這個幣合理的使用起來,把資產更合理的進行分配,那這個幣沒法用。就是空氣幣。

陳建美:目前針對對于整個行業的現狀,能做到這四步,不簡單。

傅獻農:FileStorm就做到了呀。

陳建美:“能否解決通證的股權屬性和交易屬性之間的矛盾”。FileStorm的代幣同時具備經濟權益與決策權益嗎?

傅獻農:FST跟所有的通證一樣會升值,所以會有越來越多的礦工參與挖礦。這是FST的股權屬性。至于在應用這邊,我們對存儲用戶的收費,是相對穩定的。也就是說FST漲,那么支付同樣存儲空間的FST數量就會少。

Libra與支付寶,意義完全不一樣

陳建美:上個月整個業內最大的新聞,那肯定是Facebook公布的libra白皮書了,大部分的媒體對該事件都有報道。有些人覺得libra不過是西方的支付寶或微信支付,但我覺得差別還是很大的。中國的移動支付本質上只是個支付中介,背后還是銀行,而libra要做的是無國界的穩定貨幣,用于支付,即是要自己當“老大”。對此你怎么看?另外,你在美國銀行有十年的工作經歷,所以想問的是,如果未來libra成功了,對目前的中心化銀行將會造成怎樣的沖擊?

傅獻農:這個問題很好。最近一直在思考Libra的問題。首先,為什么西方國家需要Libra?很簡單,看圖。

這是我上個月回美國到小超市買東西時候拍的。一下回到這么土的支付方式,真不適應。

中國已經有微信和支付寶了,給人打錢已經就像給人發照片一樣容易。可是美國沒有啊。PayPal,Squre還遠遠沒有普及,也不夠好用。所以Facebook作為一個社交平臺出來做這個事是對的。這跟騰訊做支付的初衷是一樣的Facebook出來做這個事,我非常支持。這個世界就是需要有創新精神的新公司來顛覆舊世界。當然,不是每家金融機構都是守舊的,大家也應該能看到Libra現在也在招募超級節點。很多現在的節點或者未來的節點就是金融機構。說明金融機構也在尋求改變,他們只有認同區塊鏈,才能跟著時代一起進步。

至于Libra要無國界的穩定貨幣,這也是一件世界人民支持的好事。也是支付寶和微信做為一個以銀行為支撐的支付中介實現不了的。

陳建美:所以把Libra比作西方支付寶,完全不能這么比是吧?

傅獻農:功能上有可比性。但是意義完全不一樣。作為區塊鏈從業人士,我也很感激Facebook把區塊鏈做了一次很好的宣傳。

陳建美:你覺得如果Libra成功,美國銀行會不會面臨倒閉,還是中心化與去中心化共存。

傅獻農:那倒不至于,就像支付寶成功了,中國的銀行還存在。將來銀行說不定也會增加很多加密貨幣業務嘛。

線上聯合一線媒體,線下通過路演,加速全球化

陳建美:下一個,FileStorm發展那么猛,問一個與媒體有關的問題

2019年4月30日,FileStorm主網上線,5月7日開始挖礦,截至2019年6月28日,已接入存儲設備7598臺,總存儲量超過50PB。2019年7月上旬,FileStorm Alps 版APP即將上線。看樣子,FileStorm正屬于飛速發展之中。而且,你為了驗證FileStorm的分布式存儲系統性能,還自己做了應用。我想了解的是,就目前中國市場而言,你覺得知道FileStorm項目的大概有多少人?為了加速FileStorm的市場推廣,你們有什么策略,如果需要你選擇一家或多家媒體合作,按照目前的計劃,你會選擇怎樣的媒體才能完成你的目標?

傅獻農:雖然我們已經很努力,但是知道FileStorm項目的人真的還非常非常少,具體數字不知道,十幾萬人?幾十萬人?

這一塊我們會努力。我們剛剛跟火星財經簽約,所以以后我們的活動和宣發都可以在一線媒體上發布。我們也愿意和其他所有媒體以各種方式合作。

同時,我們會以全球路演的方式做線下做推廣。此外,ZG.com的宣傳推廣工作做得非常好,我們其實一直默默的在向你們學習。

陳建美:哈哈,感謝支持,我們的路線是全球化,這個欄目也是為了加速ZG.com的全球化發展。同時,我們會以ZG.com“二十城”的方式做線下活動。

李陽:ZG.com團隊非常有狼性及創業精神,全年無休的高強度工作,源自于對區塊鏈的信仰,自我驅動,早晨七八點,凌晨兩三點,天天皆是如此,非常有激情,團隊成員集中在2017年94前加入的區塊鏈行業,見證行業起伏,經受長達兩年的磨難,現在戰斗力很強,勢不可擋。

強人工智能與弱人工智能

陳建美:最后我們來聊聊世界,你在IT的世界里有著非常 豐富的經驗,包括人工智能與區塊鏈,而且現在是屬于創業者,有著多種職業的角色。自古以來世界是由人類來改造的,但隨著人工智能及區塊鏈的發展,技術改變世界、甚至改變人類越來越明顯。那么未來,會不會存在長期不需要人類但技術依然在不斷改變世界的局面?另外我們回歸下現實,你覺得人工智能與區塊鏈能結合的點有哪些,兩者的結合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給我們科普一下前沿技術進展吧。

傅獻農:已故的張首晟教授說過一段話:“區塊鏈可以給人工智能提供一個去中心化的數據市場,并對數據提供者提供正確的激勵機制,真正使我們的社會變得公平。未來每個人都擁有自己所有的數據,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儲存。”,這也是我對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的理解,是我從事這個行業想要達到的一個目標。

我們需要一個很好的信任機制來先給數據確權,才能實現數據共享,最后才能實現真實有用的人工智能。所以區塊鏈就是這一切的基礎。

至于人工智能是否能替代人,我還是持否定意見的。人工智能分兩類,強人工智能和弱人工智能。現在我們人類都是給機器灌輸一些知識,然后指導機器學習,就像我們教小孩子講話一樣,這是弱人工智能。如果機器自己獲取知識,自己學習,還能不斷完善,就像我們成年人的學習和成長,那是強人工智能。我覺得人工智能是否能達到那個地步,還很難講。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們至少現在要善待機器,就像我們愛護人類的小孩子一樣,要教它們善的東西。將來是生存還是毀滅,全在我們自己手里。


訂閱號:ZG Global
功能介紹:區塊鏈行業資訊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