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香港廢青是怎么形成的?特首與財閥李嘉誠的博弈@黃安

這一篇嘔心瀝血之作,最終還是被渣浪和諧了!

之前我寫懟龍應臺的《去你的臭雞蛋》也被和諧,似乎只要嘔心瀝血,渣浪就絕對讓你吐血。

關于香港問題,這篇文字應該是泰山之作,立足泰山頂,一切成俯瞰,沒有死角,事事對焦。

所以,再曬一次,了不起再和諧一次嘍。還沒看的,快呀!

大陸為什么不出兵制止香港廢青?

為何要對廢青網開一面?

1997年之前,香港被英國殖民政府牢牢控制,香港沒有權傾天下的財閥,只有會賺錢的有錢人,例如四大家族。

97之后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大陸對香港只有主權,沒有治權。這些有錢人見有機可乘,決定對香港上下其手,收入囊中,納為己有。香港四大家族將升格成為四大貴族。

首任特首 董建華

在董建華到任不久,香港的經濟已完全被財閥綁架,地產和金融成了香港的支柱產業。正如李光耀所說的:「李嘉誠貴為香港首富,他做過什么世界性品牌?」答案是當然沒有。

財閥們靠著炒作房地產、入股金融業,收到的租金甚至比港府的還多!例如海港城日賺一個億,這樣的局面是多么美妙!財閥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保持這樣的美妙局面,能夠長期吸吮香港人的血,香港人全成了他們的打工仔。

董建華決定改變這一局面。他認為在1000多平方公里的香港,單憑地產和金融要想養活700萬人是做不到的。
為此,董建華制定出一系列政策:建屋計劃、數碼港、教育改革、高管問責制、強制公積金制度等。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八萬五計劃》:每年興建公營和私營住房不得少于八萬五千套,十年內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購住房。

《八萬五計劃》嚴重影響了專炒房地產的財閥們的巨大利益,此事絕不可成!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香港樓市慘跌超過70%,香港人難道不應該趁此時趕緊進場抄底嗎?沒有,他們選擇上街抗議。

在財閥們的鼓動下,賬面上不堪損失的中產階級上街抗議董建華,抗議他明明樓市垮了,你港府還偏偏蓋廉價房,根本就是落井下石!

董建華沒辦法,宣布凍結賣地,2000年宣布《八萬五計劃》取消。連同數碼港計劃也壽終正寢。

2002年,房市進入上升周期,如果此時董建華繼續擴大供地,必將嚴重影響財閥生意。恰好與此同時,香港爆發了反對《基本法》23 條的示威游行,財閥們鼓動示威群眾,順勢把董建華拉下臺。

為了香港的穩定,董建華于2005年稱病辭職。

香港什么都沒改變,還是李家的城池……………

?第二任特首 曾蔭權

第二任特首曾蔭權在位期間,香港沒有爆發任何一場示威抗議。

在他任內,香港土地供應量直線下跌,填海工程幾乎全面停工,每年平均只賣出8塊住宅地,私人住宅落成量每年平均僅1.2萬套。

在曾蔭權整個任內,港府都沒有發售新居屋(類似經濟適用房),香港房價飆升超過一倍,到了2018年,香港房價收入比接近48倍,居世界前茅,香港年輕人這輩子都買不起房子了!

香港人被迫繼續向四大家族租房租地,進貢銀餉,而這正是財閥最樂于見到的美妙場面。

為何局面演變至此?在曾蔭權任期即將結束前,爆出了他大量的向地產集團輸送好處而獲得利益的丑聞,曾蔭權根本就是財閥的最佳代言人,就是共犯結構。

難怪難怪,他當特首當的順風順水,波瀾不興,一個街頭示威都沒有,知道原因了吧?自己人嘛。

第三任特首 梁振英

2013年,財閥們最不希望的梁振英當選了特首。

梁振英一上來,加大加快資助房屋供應,并提出了宏大的填海計劃。梁振英太不上道了,必須滾蛋!

財閥們有了之前換掉董建華的成功經驗,他們對梁振英用起了老套路:先抹黑,工商界集體譴責,可是這一次感覺效果不大。2013年剛上任的梁特首就被示威游行要求下臺,但是梁振英就是不下臺,怎樣?

2014年,港獨教授戴耀廷發起“占中”運動,最終行動演變成暴力沖突,一大坨咱后來熟知的港獨面孔,例如杜汶澤、何韻詩、黃之鋒等人就在此時出道。

占中運動嚴重沖擊港府的威信,以及梁振英的聲望。2016年,梁振英宣布因家庭原因放棄競選連任。

至此,香港城依然姓李………一切都沒改變。

第四任特首 林鄭月娥

2017年,梁振英的繼任者林鄭月娥上臺,她在施政報告中寫到:「香港樓價高的離譜,租金貴得逆天,形成巨大的生活壓力,是嚴重的民生問題,必須改革。」

林鄭特首公布了大規模的填海計劃,拋出《明日大嶼遠景》………………

財閥們心里想:臥槽,又來個“梁振英”!這個林鄭非下臺不可!

2019年,從二月份開始,財閥們醞釀相關活動,目的就是要企圖幫香港人解決住房問題的林鄭提前滾蛋,再扶植另一個“曾蔭權”選上來。

終于到了6月份,借著“反送中”運動,財閥們可找到絕佳機會了,財閥的代理人、馬仔們甚至不加掩飾的要求:重選特首,林鄭月娥下臺!好熟悉的畫面啊!

一場場的示威、一幕幕的暴動、一波波的破壞、一樁樁的沖突,林鄭月娥依舊拒絕下臺!她太門清這些財閥們在玩什么花樣。暴動中不斷的抹黑港警,何以故?

正因為港警是香港公權力的第一線。香港司法已死,港警已是特區政府捍衛主權的最后防線。把港警整個抹黑掉,失去了正當性,失去了人民的信任,林鄭月娥你還有什么底牌?

林鄭,你非下臺不可!

看到這里,相信大家都會恍然大悟,為何李嘉誠說的話都不合時令、不接地氣,聽起來怪怪的。先說“黃臺之瓜,何須再摘”這種不痛不癢的典故,日前再拋出“希望政府對香港未來的主人翁可以網開一面”。

三個多月以來,通過媒體我們親眼目睹廢青的惡形惡狀、禮樂崩壞、崇洋媚外、寡廉鮮恥,李黃瓜的一句”網開一面”,既不合情也不合理。

為何要對廢青網開一面?因為下次還要再用啊!在街頭,他們是廢青造反;在財閥門下,他們是返工青年,“于公于私”未來主人翁還有大用處呢。

達不到拉林特首下臺的目的,這場反送中暴動可以說是不成功的。既然不成功,那就要保存實力,他日再戰,所以當然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先“黃臺之瓜”,再“網開一面”,保護馬仔。

這場“反送中”暴動,各方勢力介入,情勢極其復雜。但最主要的,還是財閥們與港府之間的斗爭。與“占中”不同的是,這一次,意外的激起大陸乃至全世界中國人的愛國熱潮,一浪高過一浪,早就溢出香港島,情勢發展對財閥來說不但意外,而且失控。

財閥利用各種運動達到他們繼續霸占香港的目的,咱也可以反過來利用這樣的機會,徹底改變香港的體質。用你的鍋,下我的面,代價難免,反將一軍才是高手。

再回頭看看那些廢青,呵呵,要民主、要自由、要五大訴求、要脫中入美、要“以眼還眼”、要罷工罷課………看完了我的分析之后,會不會感覺挺幼稚、挺滑稽的?

財閥們希望香港永遠不變,咱就給他大變,敢叫日月換新天!


原文作者:微博@黃安

臺灣著名歌手,主持人,作家。


香港廢青是怎么形成的?特首與財閥的博弈

周小平:《做人莫學李嘉誠,經商當如霍英東。》-請記得,香港真正的超人不姓李,姓霍

導讀:時間是最公正的丹青手,它會清晰地刻畫出每一個人的真實面孔。有些人富可敵國了,但他已經精神破產。有些人財富縮水,但他的名字已寫進豐碑!

這個世界的艱難之一,就是對好人太苛刻,對壞人太寬容。好人哪怕一生行善,只要偶爾說錯一兩句話就會被群起而攻之。而壞人偶爾做點善舉,就會被人視為浪子回頭而反復夸贊。而世間比這個更加艱難的,就是人間正道。因為人間正道是滄桑。

一提起香 港,很多人都會想起李嘉誠,翻開舊報紙舊雜志以及網絡論壇,到處都是對他各種長篇累牘的報道,這些報道大多不惜用各種溢美之辭稱贊他是香 港超人、亞洲商圣、中國商神以及其生平各種神乎其神的首富傳說。比如在茶館跑堂時就善于察言觀色,比如會精密計算掉十塊錢值不值得費時間彎腰去撿等充斥著濃濃雞湯味的故事段子。甚至在中國內陸城市一些和李嘉誠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只要他去參觀過,都會有人將他的照片精心沖洗放大,然后掛在最顯眼的地方沾沾自喜地炫耀,頗有一點“超人蒞臨,蓬蓽生輝”的意思。

然而人們卻忘了,香 港的超人從來就不姓李,而姓名霍。別瞎猜,不是霍元甲,也不是霍比特,而是霍英東。

1950年,溥儀和幾個舊部坐在一起聊天,其中一個舊部對他說:“這回那共黨怕是真得了失心瘋,居然瘋到和美國打起來了,恐怕不出幾日就得滅亡。那美國何等厲害,那么強橫的日本帝國,人家幾個月就給打趴下了。所以咱這回可得趕緊和共產黨劃清界限,等美國人打過來,沒準咱還有借著美國人翻盤的機會,哪怕是再當一次傀儡政府,也強過在這里受氣啊。”

當時全世界都沒人相信新中國能守住朝鮮半島,就連蘇聯都不信,說好的空中支援遲遲不來。斯大林也在觀望,如果中國扛不住,那么他恐怕永遠也不會出兵援助,而是會選擇坐下來和美國談判如何劃分東北亞的利益。

戰爭打響,慘烈程度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美國人把朝鮮戰場稱之為“絞肉機”。而中國人民志愿軍除了要面臨彈藥缺乏、后勤物資補給困難以及恐怖嚴寒之外,還面臨著十分嚴重的藥品、棉花、紗布以及鋼鐵和橡膠等物資短缺。這仗打得何等艱難,可想而知。

當年霍英東和李嘉誠都是年輕小伙,在李嘉誠滿腦子盤算如何發家致富的時候,霍家已經是當地赫赫有名的船運老板了。由于朝鮮戰事吃緊,加上美帝國主義的瘋狂封鎖,志愿軍的藥品和紗布棉花的短缺已經到了極致,戰場上出現了大量活活凍死餓死或者因為缺乏抗生素而在感染潰爛中死去的傷員,并且這種情況每一天都在變得更加嚴重。

面對這種情況,霍英東做出了不一樣的舉動,他決定利用自己的船運資源幫助正在打抗美援朝戰爭的祖國運送緊缺物資。霍英東物資并非免費,因為進貨和養船也需要錢,但是他的此舉的意義依然是非凡的,在當時甚至還有些飛蛾撲火的味道。因為當時的香 港還孤懸在海外,還是英國人利爪控制下的殖民地。在這里做生意,必須時刻順著英美的意思,看著英美的臉色。若敢有所忤逆,只恐怕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雖千萬人,吾往矣。

從1950年到1953年,霍英東的全部船只和伙計們都開始了日夜無休的“三班倒”,當夜幕降臨后,他們就會悄然裝貨然后開船運輸,在夜幕的掩護下,將一船船鐵皮、橡膠、輪胎、西藥、棉花、紗布等寶貴物資運回祖國大陸。為了順利運送這些物資,黑夜的掩護是不夠的,一船兩船可以,長期如此怎么可能不被發現?因此霍英東大方出手,不斷對港英海關人員進行重金派發“行賄”。行賄是不光彩的,可是在那種情況下,你唯有比黑夜更黑暗,才有可能向死而生,至暗而明。在此期間,霍英東被押上過港英法庭審查,被盤踞在萬山群島一帶的國民黨殘部襲擊過,甚至被人意圖行刺過,但他都憑借自己經營多年的諸多人脈網絡,一一小心應對和化解。

霍英東的三年拼死運送物資,為我們打贏抗美援朝戰爭立下了汗馬功勞。而此時,李嘉誠卻在盤算著如何與英國人搭上線,以便成為英國人的商業代理人。

同樣是男人,同樣具備頂尖的經商天賦,但霍李二人的格局和胸懷可謂云泥之別。

朝鮮戰爭結束后,李嘉誠通過自己的小聰明和察言觀色很快搭上了英國人的線,開始逐步展露自己的投機天賦和精明算計。而霍英東,則迎來了一輪又一輪殘酷而無休止的打擊報復。當年香 港“地王”舊海軍船塢拆建賣地,霍英東第一個中標,結果港英政府當即反悔,賣誰都行,就是不賣給霍英東。不僅如此,港英政府還在社會上營造出霍英東被全面“孤立”的局面。從那之后,港英政府的所有官方活動、上流社交、慈善捐款、興醫助學等活動,霍英東都被排斥在外。

此后霍英東一直堅持自己的實業老本行,而李嘉誠卻盯上了房地產生意。雖然,那時候他才剛剛嶄露頭角。

李嘉誠現在站出來說話,說他和大陸兩不相欠。他說在大陸需要投資的時候他帶頭投資了,而大陸的發展也給他帶去了賺取巨額財富的機會。所以,兩不相欠。但李嘉誠沒有說實話。在周小平看來,李對大陸是有虧欠的。因為他并沒有在大陸急需投資的時候帶頭投資,他一直在觀望和猶豫。真正帶頭進行投資的,是霍英東。

1979年霍英東就在中山投資興建酒店,當時中國大陸“外商”投資幾乎為0,霍成了第一個敢吃螃蟹的人。1980年,霍又在廣東投資興建了五星級白天鵝賓館。這些酒店和賓館建立起來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成了外商考察中國市場和投資中國市場的住宿以及會議首選場所。

請不要小看這幾個億的投資。今天幾個億已經不算什么了,而在當年那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給大家看一下共和國的賬本吧。在197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匯儲備僅為1.67億美元!而在那時候,人民幣和美元的兌換大致為1.5人民幣左右兌換1美元。也就是說,在改開時全中國的外匯家底也就這么多而已。

對霍英東來說,這也是一筆不小的錢。更何況,這一筆錢要投資到一個在當時看來前途未卜的市場里去。在很多人看來,當時的中國內地政策不明朗、路線不清晰、條件很落后,更重要的是在外媒的長期抹黑熏陶下,很多外面的人都認為中國大陸是一個無比恐怖的地方。這種影響有多深呢?舉個例子。到了九十年代印尼即將爆發排華時,中國大陸是有所察覺的,當時國家把能派的商船都派去了,想要接走當地華人華僑。但是由于外媒的長期抹黑宣傳,導致當地華人華僑認為回到中國就會被分光家產、甚至搶走老婆,因此我們只接回來了數百人,剩余的都選擇了留在印尼。所以在隨后爆發的排華浪潮中,成千上萬的華人華僑遭到了奸殺、斬首、活燒以及劫掠。

世界對中國的成見和誤解,太深太深。但正因為如此,才更顯得霍英東當年毫不猶豫的投資,是多么的難能可貴。

而李嘉誠則一直在觀望,他不愿意承擔一絲一毫的風險。在中國大陸最需要投資的時候,他一直在作壁上觀。從1979年到1993年期間,李嘉誠的公司在中國大陸的投資一直為0,盡管當年他曾經主動請纓到北京參加過國慶觀禮。

但在經過一番考慮之后,唯有霍英東選擇了祖國,而李超人則選擇了英國。

1982年“鐵娘子”在北京摔倒,隨后中英圍繞香 港展開了長達十五年的博弈,英國方面恨恨決定要在走之前把香 港徹底砸爛,給中國留下一個爛攤子。——英國人瘋了,臨走前主動解禁長期管控的土地政策,允許港英資本隨意侵吞組成超級壟斷財閥。同時港英政府還不斷瘋狂拋售資產變現。在港英政府廉價拋售的資產中,有很多優質資產最后都流入了李嘉誠的腰包。隨后,瘋狂的英國政府還拋出了千億填海造島建設香 港新機場的計劃,但是以香 港當時的經濟,根本不足以如此浪費資金,可是英國就是想要花光香 港戶頭上的所有錢,把資產變現的錢全部糟蹋個精光。——因此整個香港機場的設計建設極為不合理,英國政府不求最好,但求最貴。

1989年時該工程就計劃耗資1553億預算,預計1998年竣工,而當時整個中國政府的外匯儲備才480億而已!英國人算好了賬,就是要讓全中國的錢包填進這個無底洞都填不滿。1997年回歸時,香 港機場仍未建設完成,錢卻已經花光了,因此中國政府不得不咬牙接下這個盤,全國人民勒緊褲腰帶來支援香 港建設。

好一個英國紳士,好一個李超人,翻開這段歷史,簡直寫滿了吃人和吸血。

李嘉誠在這一輪中英博弈之間瘋狂投機,終于取得了海量的財富,一躍成為香 港巨富。他深知,在香 港這樣一個被英國殖民了這么久的土地上,中國一定勢弱,英美一定強橫。跟中國走,很可能要吃苦挨整,跟英美走,則很容易趁機大撈一筆。

英國人為什么最終決定要啟用李嘉誠?打開Freemason的網站我們不難看到,上面赫然登著李嘉誠的大幅照片。這個組織并不神秘,他只不過是英美財閥所認可的一個代理人俱樂部而已。它雖然沒有“操控世界”那么夸張,但也的確聚集了各種代理人和財閥頭目。李嘉誠,自稱是一個中國人,一個香港人。但是資料不會撒謊,國籍顯示他其實是個持有加拿大國籍的英國爵士。

在霍英東到中國大陸投資白天鵝賓館的13年以后,也就是1993年,中國大陸的外匯儲備首次超過了200億美元,比當初翻了一百多倍。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李嘉誠才終于放緩了在加拿大和香 港的投資布局,把投資觸角伸到了內地。顯然,他并不是一個雪中送炭的人,只是一個下山摘瓜的人。挖土施肥除蟲修蔓他不上,搶著摘現成的瓜倒是一把好手。

1993年李嘉誠旗下和記黃埔才首次入股深圳鹽田港,隨后展開一系列大手筆的優質資產摘瓜式投資布局,到了香 港回歸那年,李嘉誠對內地的投資額已達500億港元。由于早年在英國的支持下瘋狂廉價吃進香 港優質資產,因此他的身價早已飛速上漲,相比起霍英東來說,他是后來者,但他卻在資本上笑到了最后,畢竟人家手里更有錢了。——從500億港元到850億港元再到1萬億港元,16年的時間,他就坐上了首富的位置。憑借中國改革開放大浪的推動,李瓜瓜幾乎躺著成了首富。

相較而言,霍英東就比較落寞了。香 港的優質資產,英國人一絲一毫也不會留給他。這就是他愛國的代價。而他在大陸早期投資的資產回報率,也遠遠不如李嘉誠入局時那么高。——可以說挖土、施肥、除蟲和剪蔓修葉的累活霍英東都抗下來了,等到摘瓜時,他已經競爭不過在一旁養足精神覬覦已久的李嘉誠。

從此,李成了超人,受到萬人膜拜。霍英東的名字日漸淡去,似乎被人們所遺忘。那些危難時的鼎力相助,那抗美救亡的壯舉,那義無反顧的投資和第一個吃螃蟹的勇氣,以及那些被港英政府打壓和欺負的日日夜夜一并煙消云散。世人皆拜李超人,無人再記霍英東。

但是,國家并沒有忘記。

霍英東,是抗美援朝勝利50周年唯一一個被邀請觀禮的港人,而且他觀禮的位置就在主席臺上。2006年,84歲的霍英東因病去世。他的葬禮享受了“國葬”待遇,棺槨上覆蓋著鮮艷的五星紅旗,香 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降半旗致哀。

霍英東走了,李超人還活著。

李貧窮時追求的富家表妹莊明月,嫁給他之后年僅50多歲就去世了,李說她是由于心臟病去世,但香港坊間卻紛紛傳言她其實是被活活氣到自殺的。在明月去世后沒幾天,李嘉誠就迅速和另外一名女人親密地出雙入對,而在此之前兩人早已打的火熱。——不知道莊明月在臨死前有沒有后悔過自己當年的義無反顧,不顧父親的強烈反對,堅決要嫁給這個窮小子。她以為自己嫁給了愛情,但沒想到自己只是他財富路上的一塊墊腳石。李嘉誠的榮華富貴,已經勢不可擋。幾十億的豪宅住著,其產業幾乎控制著香 港的方方面面,無論是衣食住行還是求學就醫,人們開始戲稱香 港是“李家城”。

和李嘉誠的極盡奢華與冷漠無情比起來,霍英東則要低調得多,生前他一貫生活簡樸,為人和藹。和李超人比起來,霍英東的財富增長相比起李超人來說縮水了很多,但他所擁有的榮耀是李這樣的人永遠無法企及的高峰。在中國的歷史上,千百年來無數大富之人來了又去,你方唱罷我登臺,然而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他們都被時間碾得粉身碎骨,沒有任何值得后人紀念的東西留下來,除非他們的一生對這個民族做出了常人難以企及的巨大貢獻。

李嘉誠雖富,但已垂垂老矣。或許過不了多久,他也要離開這個人世間了。人生短短幾十年,不管賺多少錢,最終都是毫無意義的。那些堆滿溢美之詞的雜志報紙將很快朽爛,很快就不會有人再記得他。因為他的一生,除了精致地計算利益得失之外,并無任何絲毫的成就或光芒可言。李的葬禮,又會是怎樣的呢?最多能花重金定制一款名牌棺木罷了。不過爾爾,不值一提。

而霍英東不一樣,不管時間過去多久,人們都會記得他。盡管因為財富不如李嘉誠,他的名字曾經一度黯然,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必然將會有越來越多人記得他曾經的事跡。人們會想起抗美援朝時他所作出的貢獻,人們也會想起國家貧窮時他那些真正雪中送炭般的舉動。

時間刻畫出白骨,沒有人可以脫罪。同樣,時間也雕刻出英雄,沒有任何赤子會被埋沒。罪乎,譽否,其惟春秋。

李超人很愛抬舉自己。他不僅大言不慚地宣稱自己和大陸“兩不相欠”,而且陰陽怪氣地說什么:“黃臺之瓜,何堪再摘。” 呵呵,真是諷刺啊。論摘瓜,誰人比得過你李瓜瓜。就你這樣的人,居然還好意思公開發言稱希望法律對那些放火達人的暴徒“網開一面”!我看真正需要對香 港年輕人“網開一面”的,恐怕應該是你李嘉誠。若不是你的壟斷生意搞得香 港經濟如此畸形,那里的年輕人又怎會沒有出路,一生只能擠在十幾平米的籠屋里蹉跎和煩悶?

而霍英東則十分謙遜,談起抗美援朝的貢獻時他說:“如果說當時我就是為了支持抗美援朝、打破封鎖禁運,那是騙人的,我沒有那么高的認識。但說當時我一點認識、一點想法也沒有,也不是事實。”

看到沒,有些人只不過在賺錢之余順帶做一點點事,就恨不得吹到震天響。而有些人,哪怕為國家做了再多的事,也不愿過多褒揚自己。你看,人和人之間的精神世界之高低貴賤,竟然如此黑白分明,如此云泥有別。同樣是商人,差距咋就這么大呢?

做人莫學李嘉誠,經商當如霍英東。

分享到:更多 ()
0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聚财弥勒 天津11选5 号百彩票 中特是什么 高频彩导航 福建时时彩现场直播 澳客竞彩比分直播网 快乐10分前三直选技巧 秒速时时彩 斗牛棋牌具体怎么玩 卖甑糕赚钱吗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今天的全部 7.15北单比分推荐 辉煌棋牌游戏在线 好彩26选5开奖结果今天 邢台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双色球全中一注多少钱 彩票怎么在手机上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