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V神評價央行DCEP和Libra區塊鏈監管[email protected]專訪

你如何看待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和 Libra 穩定幣?

Vitalik:總的來說,我覺得央行數字貨幣 (DCEP) 很有趣,但有很多不同的方式來實現。其中主要的挑戰是,很多相關項目想要同時實現很多的目標,我個人覺得最好的方式就是說服全球的政府允許讓更多不同類型的企業直接在央行存款。

當前,在很多國家,只有銀行被允許在央行進行存款,其他人則必須在銀行中進行存款。因此,如果政府允許諸如支付服務處理商或任何持有金融服務許可證的企業直接在央行進行存款,并在此基礎上創建金融業務,那么私營部門就可以推出更加值得信賴的穩定幣,讓更多不同的法幣上鏈,甚至也可以在區塊鏈之外的其他平臺上使用。

政府唯一要做的就是相關法規的變更,其他的事情就可以交由社區來推動。這不會導致當前的法幣被 (加密貨幣) 代替,并且能以更加高效和便捷的方式擴大國家法幣的使用范圍。

Libra 也挺有趣的。很多的科技公司想要以某種方式進入金融領域,原因有兩個:

  1. 人們看到諸如微信 (WeChat) 等公司在金融領域非常成功;
  2. 當前很多科技公司的商業模式都是收集數據。

大約 10 年前,收集數據是非常簡單的,而且也不會面臨什么問題,但現在人們越來越關注數據隱私了,監管機構也是如此,很多新的法規,比如 GDPR (歐盟通用數據保護條例) 等,都已近出臺了。因此,收集數據并將數據出售出去的商業模式正變得越來越困難。因此,這些科技攻擊正尋求其他的商業模式。

我覺得 Facebook 計劃推出 Libra 的部分原因是,如果 Faceook 以中心化的方式來推出 Libra,從監管的角度來說,這將會非常困難,基本不太可能會被其計劃的 150 個國家接受。尤其是在美國等地區的用戶在很多方面對 Facebook 表示不滿,很多人并不信任 Facebook。因此,對于 Facebook 來說,與很多其他公司合作推出 Libra 將使其會更加容易被人接受,因為人們會覺得 Facebook 對 Libra 并沒有太大的控制,還有其他公司參與其中。

但 Facebook 的這種策略尚沒有成功,因為不管是大眾還是政府,當他們討論 Libra 時都是將之與 Facebook 捆綁在一起。而且截至目前,其他的 Libra 協會成員都還沒有支付那 1,000 萬美元的費用,這也顯示了當前其他成員企業并沒有像 Facebook 那樣參與其中。

你在近日的深大會議期間表示,公鏈和聯盟鏈可以他通過某種方式相結合,你能具體說明一下嗎?

一些人關注聯盟鏈的原因在于,他們認為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間需要進行折衷:他們喜歡去中心化,因為去中心化意味著更加開放和更易于實現信任,不受到任何單一中心機構的控制;但他們同時也需要中心化,不管是為了實現技術上的可擴展性,還是符合區塊鏈監管合規性等等。

我同意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間進行折衷是件好事,但我并不認為聯盟鏈是實現這一折衷的最佳方式。比如,另一種實現這一折衷的方式就是 Plasma 鏈。舉個例子,在加密貨幣領域有很多交易所,且交易所經常被黑客攻擊并損失比如 2 億美元的資金,而且我們已經對此習以為常了,這是個很大的問題。

很多人認為這一問題需要得到解決。而解決這一問題的一個方式就是減少中心化。以色列有一個名為 StarkWare 的區塊鏈公司,該公司正在使用 STARKs,這是一種零知識證明技術。

StarkWar 正在與 Coinbase 交易所進行合作,目標是將該中心化交易所托管的加密貨幣轉移到智能合約中,并將交易轉移至鏈下,因此交易依然發生在一個中心化的系統中 (用于保證交易速度和隱私等),但所有的操作都會被提交到以太坊上,并使用 STARKs 進行驗證。

通過這種設計,盡管 Coinbase 負責運營該交易所,但 Coinbase 無法竊取用戶的資金。這也是一種對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折衷方式,但折衷的方式與聯盟鏈不同。我覺得對于很多應用來說,這種設計將會更加成功。

你如何看待現在有很多人把加密貨幣看成一種不靠譜的東西?甚至把區塊鏈看成一種不靠譜的技術?

在區塊鏈領域中,確實存在很多不值得信賴和不可靠的事情,而且這是一個尚處于初期階段的領域,會有很多不太好的事情發生。

導致這一問題出現的原因是,其一這是一個很新興的領域,人們不清楚哪些事情會成功,哪些不會成功;其二是很多人在沒有什么經驗的情況下就進入了這一領域,他們不清楚誰值得信任,誰不值得信任。

但我認為這種情況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得到改善。實際上這一問題已經有所改善了。

比如智能合約等技術的發展使得人們可以無需信任中心化的機構 (比如交易所);ICO 的模式也可以通過其他的機制來實現,比如開發者團隊不會一開始就籌到所有的資金,而是隨著時間地推移來獲得資金,這樣對于投資者來說風險就更小了。

同時,這一領域的監管也提升了,政府也會參與追蹤違法者。此外,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社區在這一領域中的文化傳遞方面也起到了作用,比如在設定有關優質 / 劣質項目的預期方面。以太坊社區在這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但仍需要進一步努力。

總的來說,我認為這方面的問題將會逐漸改善,但這一問題并不能改變的一個事實就是,當前有很多社區在使用區塊鏈從事非常棒的、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并且已經給人們帶來了很多的價值。

相信你已經到訪中國多次了,那你最喜歡中國的什么美食呢?

韭菜包子,哈哈 ...

如果有一天,以太坊可以自治穩定運行,你會選擇再做點什么?

我不太確定,我認為當前以太坊生態中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比如在以太坊平臺,在以太坊 2.0 實現之后,還有其他的升級要完成,比如 Casper CBC,且在之后的以太坊 3.0 階段,我們想要實現零知識證明,從而使協議更加安全。同時還有其他方面的事情要完成,比如公共項目的資助、去中心化的治理、區塊鏈應用的經濟激勵機制等等。

如果以太坊領域的工作沒那么多了,我可能更加將專注于撰寫博客,重新回去當個作家,撰寫更多教育類的文章,諸如此類。

據說你非常關心非洲,也多次捐贈,促使你捐贈的原因是什么?

我覺得非洲是一個依舊存在很多問題的地方,也存在很多的機遇。當前非洲大約有著 10 億人口,但人們預計到本世紀末,非洲的人口數量將達到 50 億,甚至比亞洲人口都多。

當前非洲一些經濟正開始快速發展,但同時很多地方非常窮,有很多方式可以向這些地方提供幫助,而且使用較低的成本就可以幫助他們。比如,人們進行了統計,如果你選擇向對抗瘧疾 (malaria) 的慈善機構進行捐贈,你只需要捐贈大約 4,000 美元就可以挽救一條生命。

對我來說,這一數據意味著,這 4,000 美元可以用來購買一張頭等艙機票,或者用于購買一個昂貴的包,亦或者用來挽救一個人的生命,那為什么不去挽救一條生命呢?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1994 年的你,卻有 18 年的代碼經歷,是如何做到的?

我的父母對我給予了很大的支持。在我小時候,他們教我寫代碼,也會給我購買有關編程方面的書籍,向我介紹編程語言,讓我參加自己感興趣的課程學習編程,還有我經常參加編程方面的競賽,因此這是我一直都積極在做的事情。我覺得編程很有趣。

我們中國的家長非常關心子女的教育問題,他們肯定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像你一樣優秀,你覺得你的父母在對你的教育中他們做得最好的地方是什么?

我覺得我的父母在這方面做得很好,他們不會試圖控制我,而是一直在支持我。他們總是樂于為我買書,支持我在數學、編程方面的興趣。當我做一些他們不太喜歡的事情時,他們不會強迫我必須要怎樣,比如當我父親覺得我玩太久的電腦游戲了,他會跟我說“Vitalik, don’t you think maybe you are playing computer games a little too much right now?”然后我就不玩了,哈哈 ...

當問到他是如何看待中國的以太坊粉絲們稱呼他為“V 神”的時候,Vitalik 靦腆地笑了。盡管已經名聲大噪,但他依舊是那個不忘初心和以誠待人的大男孩。我們有理由相信,在 Vitalik 和諸多優秀的以太坊開發團隊和項目的帶領下,以太坊將走得更遠,帶給更多的人價值!

Unitimes
微信號:Uni-times
功能介紹:Unitimes 立足于打造全球以太坊垂直社區平臺。在這里,將呈現最精準的以太坊知識普及與技術解讀,最及時的以太坊社區資訊,最熱門的以太坊創新,最有激情的開發者社區。

編輯 | Jhonny

【本文版權屬于Unitimes,轉載請保留版權信息。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Unitimes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合作或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或添加微信unitimes2018】

關注區塊鏈對于產業和社會的意義_V神


Vitalik 稱,在以太坊 2.0 實現之后,還有其他的升級要完成,比如 Casper CBC,且在之后的以太坊 3.0 階段,想要實現零知識證明,從而使協議更加安全。
原文標題:《獨家對話 Vitalik:Eth2.0 帶來的不僅是可擴展性的提升》
采訪:Unitimes
編輯:Jhonny

近日,Unitimes 采訪了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聊了聊以太坊領域的最新進展,也聊了聊以太坊之外的事情。

這位被中國的以太坊愛好者們奉為“V 神”的大男孩,不管是在臺上傳遞出的自信與博學,還是在臺下表現出的樂觀與謙和,都能給人深刻的印象,引起人們似乎總是無法得到滿足的好奇心。

技術上,他對密碼學、計算機科學、數學、區塊鏈技術等深諳于心;生活中,他以誠待人,傳遞著正確的價值觀和人文關懷。這是此次采訪給小編帶來的感受。

帶著 Unitimes 社區成員的問題,我們開始了本次的采訪。

Unitimes:當前以太坊生態中,最讓你感到興奮的是什么?

Vitalik:在過去幾個月中,以太坊生態中已經取得了很多的進展。比如零知識證明 (zero-knowledge proofs),相關的技術發展迅速,一些基于零知識證明技術的應用也在開發中。

以太坊 2.0 的開發工作也取得了非常快速的進展,以太坊 2.0 公共測試網也很快就會推出;在其他的可擴展性技術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改進,有很多的應用也被搭建出來。總的來說,有很多很棒的事情已經或正在發生。

Unitimes:當前的 Eth2.0 最新進展是怎樣的?

Vitalik:9 月初,以太坊 2.0 的 7 個客戶端開發團隊在多倫多匯聚一堂,他們實現了這 7 個客戶端的相互交流,使這些客戶端能夠相互接受對方的區塊,實現了互操作性。

當前在多客戶端公共測試網推出之前,我們僅剩一些對等網絡協議 (peer to peer networking protocols) 方面的工作。以太坊 2.0 的首要工作,也即權益證明機制 (Casper FFG),很快就可以啟動了。

Unitimes:當前已經有一些項目啟動了權益證明 (PoS) 機制,比如 Cosmos 和 Livepeer 等等,隨之而來的是一些代替用戶參與 staking (質押) 的 Staking pools (質押池) 和 Staking 即服務平臺的出現,這些基礎設施提供 staking 的托管服務。你是如何看待 Eth2.0 啟動之后可能出現的 Staking pools?這對于 Eth2.0 的驗證是否會帶來影響?

Vitalik:當然肯定會有人創建 Staking pools,因為有很多人想要參與到 Staking 中來,但可能由于他們要么持有的 ETH 數量不足 32 枚 (備注:參與以太坊 2.0 staking 的用戶需要至少質押 32 ETH),以致無法自己運行驗證者客戶端,要么他們沒有能力來自己運行節點并保持節點處于在線狀態。因此 Staking pools 的存在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但 Staking pools 帶來的主要擔憂是,它們可能會使得 staking 市場過于中心化。但我們已經在這方面做了一些努力,降低這一問題出現的可能性。比如,協議的一些特征會使得運行小型的或者由多方運營的 Staking pools 更加安全和簡便,使得參與者無需信任任何單一運營方 (從而降低中心化的風險)。

Unitimes:你之前曾表示擔心信標鏈啟動之后,沒有足夠的驗證者參與到 staking 中來。你為何會有這方面的擔憂?

Vitalik:我認為,人們一開始參與到以太坊 2.0 staking 中來時,肯定會有所擔憂的,因為這是一個未 (在正式網絡中) 測試的協議和網絡,而且起初參與者是無法將 ETH 從信標鏈中轉回到當前的以太坊舊鏈中。

因此,我預計一開始 staking 的參與率會比預期的更低,但這沒有太大關系,而且我覺得在協議準備好之前,一開始沒必要讓所有人都參與進來。因此讓一部分用戶先參與進來測試一下新的協議,這樣反而更好,之后再在此基礎上增加參與率。

Unitimes:Eth2.0 將會實現 Sharding (分片) 作為可擴展性解決方案,那 Sharding 將如何保證網絡的安全?

Vitalik:普通的區塊鏈與采用 Sharding 方式的區塊鏈的主要區別在于,在普通的區塊鏈網絡中,所有的節點都需要驗證每一個區塊;而在采用分片的區塊鏈中,無需讓所有節點都驗證每一個區塊,而是隨機地選擇一些節點來驗證每個區塊。

由于選擇的方式是隨機的,因此攻擊者無法對某個特定的分片鏈發起攻擊:從統計學角度來看,如果攻擊者質押的 ETH 代幣少于網絡中質押的 ETH 總數的 1/3 (也就是說,攻擊者控制的節點數少于網絡總節點數的 1/3),那該攻擊者成功地對某個分片鏈發起攻擊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這是第一道防御。

第二道防御是,如果網絡中存在無效區塊,協議中存在一些機制,比如欺詐證明 (fraud proofs) 和數據有效性檢查 (data validity checking),以及其他一些我們正在研究的技術,用于檢測出無效的區塊。因此,如果網絡中出現無效區塊,證明該區塊無效的證明 (proof) 將廣播至整個網絡,這樣網絡中的所有人都知道該區塊是無效的了。

Unitimes:除了擴展性和去中心化的提升,Eth2.0 還將有哪些重大的改進?

Vitalik:Casper FFG 機制的采用就是很重大的方面。通過 Casper FFG,以太坊 2.0 網絡的協議將變得更加高效,消耗更少的電力能源,且 ETH 代幣的增發率也將更低。同時,我們使用了很多方法來簡化以太坊 2.0 的協議,使其更具效率,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我們將會使用 eWASM 來代替當前的以太坊虛擬機 (EVM)。

[Unitimes 注:當前的以太坊網絡使用的以太坊虛擬機 (EVM),本質上是以太坊的底層結構,負責運行以太坊網絡中的所有智能合約,并確保了以下信息的準確性:賬戶信息 (如賬戶余額)、當前的 Gas 價格、地址和區塊信息等。

由于 EVM 負責以太坊網絡上的許多重要功能,所以它運行操作和處理交易的速度會影響整個網絡的總體速度和性能。同樣,EVM 執行代碼的效率直接影響到網絡的效率。

近年來,以太坊網絡工作量的增加導致 EVM 本身成為瓶頸,降低網絡的吞吐量并增加交易時間。效率問題的以太坊 2.0 計劃使用 eWASM (即 Ethereum WebAssembly) 代替 EVM 的主要原因之一。]

Unitimes:你之前表示,Eth2.0 中的 Gas 費將會下降 100 多倍,請問這是如何實現的?

Vitalik:這是供需關系帶來的結果。因為 Sharding 將大幅提升以太坊網絡的可擴展性,因此對區塊空間 (block space) 的競爭將會減少。

由于應用對區塊空間的競爭降低了,交易費也就相應地降低了。當然,未來依舊可能出現由于 (網絡) 使用的增加而使得交易費再次上升,但那時以太坊網絡將已經非常成功了。

Unitimes:對于即將到來的伊斯坦布爾升級,你最期待的是什么?

Vitalik:我認為最重要的改變就是 Gas 成本的變化,其中最主要的變化就是交易的數據成本將會從 68 Gas 每字節下降到 16 Gas 每字節。

數據成本之所以能夠下降,是因為我們做了很多測試和試驗,發現區塊鏈的數據大小對于區塊鏈出現分叉的概率的影響并沒有那么大,也不會太影響區塊鏈本身的可擴展性。而對區塊空間的競爭會導致區塊鏈網絡更加不穩定。

基本上,當前的數據成本過高,區塊空間的競爭尤其是磁盤輸入 / 輸出 (Disk I/O) 的競爭過大。因此,交易的數據成本將從 68 Gas 每字節下降到 16 Gas 每字節。

同時,這也意味著,借助諸如 Rollup 等可擴展性技術,在伊斯坦布爾升級之后,將進一步提升以太坊網絡每秒能處理的交易量 (TPS),從 700TPS 提升到大約 3,000TPS。

除此之外,運行橢圓曲線加密算法等的 Gas 成本也將減少大約 2-3 倍,這將使隱私保護應用的成本更底。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 20选5开奖结果 六合图库下栽 扑克牌爬山比大小规则 北京pk10软件挂机 兰州麻将玩法 现在的手机游戏能赚钱吗 三张牌真人游戏炸金花 山东群英会最新开奖号查询 135期6肖中特 pk10冠军稳杀一码 中华彩票安卓 北京有北京时时彩么 时时彩包胆怎么才算中奖 网络小说不容易赚钱 浙江6+1机选 河北11选5玩法和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