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香港現在的狀況怎么了?香港與臺灣的關系區別_出身就是個丫鬟,做得好就有望提升為妾_亞太營運中心@姚堯

原標題:2019年11月14日股市前瞻

應大量讀者日復一日的要求,姚堯今天簡單談談港臺的事。

這些天來,香港的動亂似乎是愈演愈烈,而在絕大多數的評論文章中,人們都是從意識形態和國際政治的角度剖析香港問題,這當然也不能說有錯,但卻往往流于表面現象。

二戰以來,許多原殖民地國家和地區紛紛脫離殖民統治。在之后的歲月里,這些國家和地區雖然都與原殖民國有著或多或少的聯系,但他們普遍也都會強調自己的獨立和自尊意識。像那種對原殖民國心存懷念感激之情,甚至希望原殖民國重新再來殖民的情況,全世界都是比較罕見的,偏偏在中國的臺灣和香港地區表現得特別明顯,這是個很有意思的現象。

因此,如果單就香港分析香港,或許會有一葉障目之失。

如果我們把香港和臺灣合起來分析,或許會有更清楚地認識。

在具體分析之前,我先跟大家回顧一段十一年前的往事。

時間大約是在就在2008年七月底,也就是馬英九上臺后兩個多月,我跟幾個臺灣藍營的政治人物和媒體人在上海有個飯局,是一家出版社的社長做東。你們讀過我寫臺灣的幾篇文章,知道我是極其鄙視馬英九這個人的,凡是跟我討論馬英九的,我都在說馬英九像崇禎。

但那個時候,整個藍營對馬英九是極度吹捧的,覺得他們選出來了一位曠世明君。

所以,這個話題就很難談得下去了,我也不可能真的跟他們在飯桌上爭得太兇。于是閑扯了一會明末的歷史,就專心吃菜了。畢竟那時剛離開學校不久,身上沒什么積蓄,吃得也不是太好。我正樂得有個地方改善伙食,也就懶得去聽那些自以為是的人胡說八道了。

就這么吃到半中間,突然聽他們在討論“亞太營運中心”,然后我就忍不住插嘴說:“臺灣永遠不可能成為亞太營運中心!亞太營運中心,如果有的話,那也必定是在上海。臺灣如果經營得當的話,它也只能是圍繞著上海周圍的副中心,它的上限就是南京或者杭州。

其實,話講到這個份上,已經是很令人尷尬了。我接下來還繼續加碼,我說:“臺灣的地位,就像是《紅樓夢》里面的襲人

你的出身就是個丫鬟,如果你做得好,懂得討老爺和夫人的喜歡,那么就有望提升為妾。但要想再進一步升級做正房,那是絕無可能的。”

——我知道讀者中有不少臺灣同胞,你們看到這段話請不要生氣,那都是當初的年少輕狂之語。

這也正是我一直強調,我絕不可能進入體制內的緣故,因為我始終不知道該怎樣跟那些什么都不懂卻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打交道。我所能做到的極限,就是低頭吃菜不理他,硬生生地把那種鄙視情緒壓在心底。可一旦我忍不住搭上話,就會把之前壓抑在心里的鄙視情緒加倍爆發出來。

亞太營運中心

好,現在言歸正傳,說說什么叫做“亞太營運中心”。

臺灣經濟的頂峰是在1990年,那一年,臺灣的GDP相當于大陸的44%,是大陸經濟最發達的廣東省的十倍(現在,臺灣的GDP相當于大陸的4.4%,廣東省的40%)。與此同時,臺灣正在遭受美國發動的貿易戰,迫使新臺幣短期內大幅升值,結果導致臺灣的制造業全面崩潰,而當時負責對臺貿易戰的就是現在負責對中國貿易戰的萊特希澤。在這種背景下,臺灣的制造業被迫出走,以尋求更加低廉的勞動力。

對于往何處去,臺灣有兩派意見,一派認為應該南向,就是去東南亞,一派認為應該西進,就是去中國大陸。

這兩種意見在政治上的反應,就是國民黨的主流和非主流之爭。

在這個時候,有一種試圖調和矛盾、但卻極度狂妄的戰略構想出爐,這就是日本學者大前研一在1993年提出來的“亞太營運中心”的構想。

時任臺灣經建會主委的蕭萬長很快就采納了這個構想,并將其作為臺灣未來的經濟發展目標。我甚至懷疑,這究竟是大前研一提出、蕭萬長深感認同后采納,還是根本就是兩人商量好的,或者蕭萬長授意大前研一提的。

那么蕭萬長又是何許人呢?

他從1990年開始就擔任臺灣的政務委員兼“財政部長”,全面負責臺灣的財經事務。1993年調任經建會主委,采納了大前研一的“亞太營運中心”的構想。可是,既然臺灣要做亞太營運中心,那就必然要與大陸發生密切溝通與往來,而這又是與李登輝的“臺獨”路線相沖突的,所以這個構想根本就沒法深入推進。1997年,蕭萬長接替連戰擔任“行政院長”,2000年作為連戰的副手參選落敗,2008年作為馬英九的副手參選獲勝。由于馬英九是法律系出身,對于經濟完全是外行,所以經濟政策方面完全依賴蕭萬長。這也就是為什么2008年馬英九當選后,許多藍營人士熱衷于討論“亞太營運中心”的緣由所在,因為這個構想原本就是十五年前由他力主的。

可惜的是,這些政治人物根本就不明白,1990年的臺灣經濟為什么會那么繁榮,是因為臺灣人比較聰明嗎?是因為蔣經國比較睿智嗎?當然都不是!

真正的原因是臺灣地處的第一島鏈的核心,無論是出于美國封鎖中國大陸的需要,還是出于中國大陸與外界溝通之需要,都決定了位于核心地帶的臺灣經濟必定是蓬勃發展的。

有句名言說的好:“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同時也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在中國的東面,這扇門就是上海,這扇窗就是臺灣。當門被關上了,窗的戰略地位就凸顯了。可隨著上海這扇門被堂堂正正地打開,那又還有誰愿意整天爬窗呢?

這就是臺灣經濟必然日漸凋零的根本緣由。最近三十年來,每次臺灣選舉,在野的一方都必定會罵執政的一方無能,把經濟搞得爛。這話也對,也不對。對的一面,是臺灣經濟確實在不斷下滑,不對的一面,是換你上來,也不可能扭轉趨勢。因為臺灣經濟原來就不該那么好,它只是一扇窗,卻被當做門來用。現在門已經有了,那它回到窗的位置只是剛好而已。如果經營得當,它就能成為好窗。如果經營不當,它就會是破窗。可要用窗來長期當門用,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同樣的道理,香港就是中國南面的窗。

至于南面的門,現在看起來是深圳。可即便不是那位撲克愛好者在在南海邊畫圈,那么中國的南大門也會是廣州、或者珠海、或者其它什么地方,但絕不可能是香港,香港只能是窗。

其實回顧歷史我們就很容易發現,當內地發展比較困難時,香港的發展就會比較好。

當內地發展蓬勃向上時,香港的發展就會遲滯。現在隨著深圳的發展越來越興旺,香港的日益凋零是必然的,因為它的地位原本就不該那么高。它原來是把窗當作門來用,現在既然有了深圳這扇大門,香港就只能逐漸回歸到它原本應有的窗的地位。

總而言之,臺灣和香港本是中國東面和南面的兩扇窗,卻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起到了中國經濟對外開放的大門的作用,故而其自身的發展也達到了繁花簇錦、烈火烹油的程度。然而隨著中國經濟對外開放進程的推進,中國的東大門必定是以上海為核心,以整個長三角為依托,南大門必定是以深圳為核心,以整個珠三角為依托。

在此背景下,臺灣和香港的地位日益下滑是必然的。港臺兩地這些年發生的各種社會運動,都不過是面對這種下滑而又無可奈何的焦慮情緒的反應而已——與中國大陸斷絕往來,那毫無疑問是死路一條。

與中國大陸恢復往來,可最優秀的企業、資金和人才卻紛紛投奔大陸。無奈之下,他們只好一面憎恨大陸,一面懷念過去的繁華,順帶著求救于曾經的殖民國。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在歷史大勢的面前,任何人力的焦躁和反抗都是徒勞的,那些隨著時代變遷而必定會凋零的,就任由它凋零去吧。等它徹底凋零了,接受凋零的現實了,也就沒力氣再鬧了。

訂閱號留言:

YOU:香港目前的局面,我們揣測高層是有大智慧的,放任自流有若干好處,一可任小丑跳梁,自生自滅。二可洗掉香港的各種鍍金,洗掉香港官民的自大,自得,自以為是,讓他們跪求pla進場恢復穩定最好。三可借此理所當然的扶持和樹立大上海無可置疑的亞太金融中心,貿易中心,商業中心,文化中心等等地位。

free:以前村里沒超市,大家都到村口小賣部買東西,現在村委邊上開了大超市,慢慢的就沒人去村口那個小賣部了

宣賢:經典之論,妻妾門窗之喻。

L:姚堯這篇文章的角度很高,可是很多人就是不愿接受現實,以至于人格分裂。

牧之:雖然說最本質的原因是大陸的開放導致港臺兩地戰略地位的下降。但是在這個國際政治動蕩的時代,這些曾經的“諜都們”都不可避免地被國際上的敵對勢力所操控來謀取自己的利益實現自己的目標。而我們則當有戰略定力,做好自己的事情!


姚堯
微信號:yaoyaostrategy
坐觀天下而擁抱時代,背靠歷史以眺望未來。洞察本質,預測趨勢。研究戰略,把握機遇。


香港現在的狀況怎么了?香港與臺灣的關系區別_出身就是個丫鬟,做得好就有望提升為妾_亞太營運中心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評論前必須登錄!

 

區塊鏈資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進化
聚财弥勒 彩票倍投赚钱是真的吗 河南22选5走势图2000期 e族彩票首页 云南快乐十分钟开奖结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11选5计划软件超强版 内蒙古时时综合走势图 e球彩过关玩法介绍 北京11选5助手 上海快三开将结果快 2012上证指数数据 让球胜平负 免费挖矿赚钱平台制作 重庆时时预测开奖数据 足彩总进球全包法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表